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武林AU】红尘客栈(5)

食用指南:

武侠AU,私设如山;

无大纲任性开坑,诸仙友谨慎食用。

5.

“啊——!”

彦佑心疼自己哥哥守着病人一夜没睡,便早早起来打算替下润玉,让他去休息一会儿。

结果刚一进润玉的卧房,就被眼前的景象刺激到忍不住大吼了起来。

自己家那位温润如玉,洁身自好的哥哥此时正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与龙凤山庄的二公子睡在同一张床榻上!

“嘘——!”

润玉一见彦佑进来就知道不好,但还是没来得及阻止弟弟惊天动地的一吼,只好立即支起上半身去看怀中少年是否被吵醒。

结果润玉这一起身,彦佑更加惊讶地发现两个人,呃,至少是上半身不着一缕,于是另一声惊叫就要破口而出,说时迟那时快,润玉飞快地射出一根金针直取自家弟弟的哑穴,终于及时阻止了来自噪音的第二波伤害。

彦佑默默垂眼看着自己哑穴上仍旧微微颤动的金针,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

润玉确定旭凤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而且仍旧在沉睡后,才动作极尽轻柔地起身,随手扯过自己的里衣披在身上,下榻来到恨不得用眼神杀了自己的弟弟面前。

却没有马上撤回金针,而是一本正经地叮嘱了一句“不得再大声喊叫!”才解开彦佑的哑穴。

这一番厚此薄彼的做法,气得彦佑楞是原地转了两圈,才长出一口气,拽着哥哥出了内室,直奔外堂。

“现在我总可以说话了吧!”

“说吧。”

“我说亲爱的兄长,不是做弟弟的我说你,从昨天我就看出来你对里面那位小祖宗动了心思,不过先不提我们此番将他诱来此地的目的,再怎么说你也不该趁人之危,在人家重伤昏迷时就把事儿办了啊!”

彦佑急吼吼的一番话说得润玉脸色一红一白的,可是还没等润玉开口解释,彦佑忽然又换了一脸了然似的的表情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站在男人的角度,我倒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以那位小祖宗的性情、武功,要不是重伤昏迷,不是我小看哥哥你,你还真的未必能拿下人家呢。现在也好,人都是你的了,想要什么还不是唾手可得。”

眼见彦佑越说越不像话,润玉一脸哭笑不得地顺手用力地弹了一下他的额头:“你胡乱明白什么!我和他清清白白,别满脑子不道德思想!”

“别害羞了,哥哥。你照镜子看看你的黑眼圈吧!就差没在脑门上写纵欲过度四个字了!”彦佑一脸不信地嗤笑道。

“我黑眼圈是因为守了他一整夜。”

“那也不用脱得精光吧!”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脱光了,我这不是还有一条裤子吗!”一向好脾气的润玉也被自家弟弟的胡搅蛮缠搞得忍不住声音高了起来。

这次换成彦佑莫名其妙了,“哥,你们真的什么都没做?”

“没有!”润玉没好气地应道。

“那为什么只穿一条亵裤睡在一起?”

“那两位恐怕都快醒了,能让我穿戴整齐再满足你的好奇心吗?!”

“哦……”

眼见彦佑暂时消停了,润玉转身打算回房间洗漱,更衣。

可是刚走了两步,身后的彦佑忽然又轻声问了一句:“哥,你真的没对他动心?”

润玉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快步向前走,直到彦佑以为他不会回答时,才从远处传来低沉而缓慢的一句“自然没有。”

 

旭凤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的自己依偎在一个非常温暖的火炉旁边,又舒服又惬意。这种感觉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他虽然昏迷,可是还隐约记得已经到了月圆之夜——这是他身上的寒气发作的日子。那种几乎可以浸入血液骨髓的寒冷从他出生开始就一直存在,所以他对那种感觉实在太熟悉了。但是这次不一样,原本彻骨难耐的寒冷随着那个火炉的出现一点一点地消失了。

因此刚刚清醒的时候,旭凤并没有从那种久违地温暖中回过神,狭长的凤目一时间有些茫然地四处打量着……

“公子感觉怎么样?”

耳边传来的殷切询问令旭凤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转过头去,只见一白一绿两位俊逸青年和从小跟在自己身边情同手足的随侍溱潼——也就是被旭凤背到客栈委托润玉照顾的青年,都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

对于处理完魔教追踪者之后的记忆十分模糊,但是旭凤还是很快明白了现在的状况,应该就是那位气质超然的白衣公子,也就是红尘客栈的主人,江湖人称玉面神龙的润玉救了自己主仆二人。

于是旭凤也顾不得自己有伤在身,迅速自榻上坐起,拱手为礼,真诚道谢:“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如有所需,但凭驱遣。”

溱潼比旭凤先醒了一个时辰,已经从润玉兄弟口中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自然知道自家少爷这一身伤至少有一半是为了维护自己所致,所以第一反应就是上前搀扶。

只不过有人比他更快一步,之见白影一闪,润玉已经飘然伸手将旭凤扶住,口里说着“凤二公子言重了。”手上的动作也没停——拿过床边的靠垫为旭凤垫在身后,让他坐得舒服点,又将被子向上拽了拽,才退后一步笑盈盈地立在床边。

彦佑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自家哥哥刚才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清白,现在还不是殷勤周到得令人肉麻。

而另一个吃惊地张大嘴巴的人就是溱潼。他从旭凤四岁时就跟在他身边,旭凤对他感情深厚,极其信任,有什么心思、情绪从不瞒着他。所以他对自家少爷的性情十分了解。现在看着那个平日极讨厌肢体接触的高傲少年如此自然地接受着一个陌生人的亲密接触,怎能不令溱潼愕然。

旭凤毫不惊讶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以红尘客栈主人的本事,就算昨天自己不留下那枚象征身份的玉牌,仅凭当时魔教的阵仗,润玉也能立刻猜出自己是谁。

倒是昨夜那个奇怪的梦,令他有几分介怀。于是试探着问润玉自己昨晚的情况。

润玉只轻描淡写地回答说以金针暂时缓解了他身上的寒气,还带着几分内疚是说自己医术不精,也看不出寒气的根源所在,无法给旭凤解除痛苦,实在惭愧。对同榻而卧,以体温为其祛除寒气一事,绝口不提。

为着身上的寒气,旭凤从小到大不知看了多少名医,吃了多少补药,都丝毫不见效,对润玉所言自然不疑有他。

令一件让他感到困惑则是,全江湖都知道,红尘客栈开张五年以来从没在同一时间接待过两位客人。润玉此次却自己打破了这个规矩,应该不会没有丝毫隐情。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江湖都道红尘客栈的主人,玉面神龙心思缜密,深不可测,那么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自己的性命倒在其次,旭凤刚才醒来时看溱潼的脸色,就知道他身上的毒已经无碍了,这么短时间就能祛毒,可见润玉费了一番心思。这世间令旭凤在意的人不多,溱潼正是其中之一,因此就冲着这一点,无论润玉背后打着什么算盘,旭凤都决定只要不违背自己的原则,就一定为其办到。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旭凤却总觉得润玉身上有一种很熟悉、很想亲近的气息。旭凤行事一向忠于自己的感觉,有过这样一番思量后,也不再多想,只安心留在客栈养伤。

TBC

今天的字数多了一些哦,求夸奖,嘤嘤嘤。

二凤少爷终于醒了,快一万字了,我都为自己感到不容易,囧。。。

接下来的日子里,冷静自持·口是心非的大龙将继续受到热情如火·诱人而不自知的二凤各种甜蜜的暴击,敬请期待,啦啦啦。。。

@鸢茶 这款钢笔真的太好用了,简直爱不释手,现在每天都想写字,谢谢让我遇到这么美好的钢笔😘😘😘

【武侠AU】红尘客栈(4)


食用指南:

武侠AU,私设如山;

无大纲任性开坑,诸仙友谨慎食用。


4.

今天一天下来,接连救治了两位重伤之人,饶是润玉一向自恃精力过人,也不免觉得有些疲乏。可是看着旭凤异常苍白的脸色,又不放心将人独自留在房中,斟酌之下打发了彦佑去休息,自己则暂且躺在房间另一侧的小卧榻上闭目养神。

旭凤一开始睡得还算安慰,可是月上中天之后,情形就有点不妙了。

最初还只是微微有些颤抖,润玉觉察到之后,还以为是外伤导致的发热,可是探上少年的额头,触感却异常冰冷。

随后旭凤颤抖得越来越严重,体温也低得惊人,最后竟抱成一团,兀自挣扎起来。动作之激烈,几乎不曾从榻上跌落。

润玉急切想为其把脉,无奈昏迷中的旭凤将两手紧紧握拳抱在胸口,像一只处于防御姿态的小刺猬一样,令润玉完全无从下手。

眼看旭凤的额头肉眼可见冒出一层冷汗,身上包扎好的的伤口也开始渗血,口中还时不时令人揪心地念叨着:‘冷……好冷……好冷……’

情急之下,润玉只好也上到榻上,将旭凤扶起,从后面将其揽入怀中,这才有机会握住旭凤的脉门。然而,一番探视下来,却不是外伤或内伤的问题。

旭凤本身真气属火,这在最初为其诊治的时候润玉便知道了。可是不知为什么,现在旭凤的肺腑之间却多了令一种若有若无的真气,这种真气属性极寒,所以才令旭凤产生如坠冰窟的感觉。不过这种真气究竟是怎么来的,润玉却想不明白。

润玉浸淫医术多年,一般的疑难杂症都难不倒他,今天却有种一筹莫展的感觉。

他也不敢贸然用自己的真气为旭凤调理,因为他所修行的心法也属于阴寒一类,恐怕只会令旭凤的情况雪上加霜,彦佑的心法也与润玉是一个路子,同样派不不上用场。金针或许管用,但是旭凤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保证施针时不出差错。

就在润玉绞尽脑汁的时候,旭凤似乎冷得更厉害了,身上仅有的一层里衣已经完全被冷汗打湿。旭凤此时本就虚弱异常,润玉怕他受不住这湿冷的衣物,只好将其全部褪去,为其拭干身体,想了想,又褪去了自己的衣物,还是与刚才一样,从后面将旭凤完全搂入自己的怀中,再盖上被子,希望可以用自己的体温令少年好过一些。

说来也怪,原本抱成一团,对外界的接触表现出强烈抗拒的少年,在感觉到润玉体温的一瞬间,却放松了不少。接下来,甚至开始下意识地贪恋温度般地用自己的背部轻轻磨蹭润玉的胸膛。

润玉一开始将全部心思都放在少年的伤势上,为了不压到那些已经裂开的伤口,不断调整自己的姿势,并没有注意到少年的举动。

但是当他发现少年的状态真的有所好转,不再抖得那么厉害之后,一颗心终于暂时放松下来。这才感觉到少年那异常腻滑的背部肌肤不断轻轻擦过胸口的异样感觉。

润玉的身体瞬间僵硬了。

虽然说润玉今年已经二十五岁,足足长了少年七岁。但是一向眼界甚高,洁身自好。逢场作戏的风流阵仗虽然时常经历过,却并不曾真的与人欢好过。

现如今,虽说本着医者父母心的态度,心中并无一丝杂念。

但是毕竟与一名绝色少年相拥榻上,而且二人身上除了一层薄薄的亵裤,再无一缕着身。叫润玉怎能一点都不紧张。

更糟糕的是,越紧张感官似乎就越敏感,少年细腻消瘦的背部擦过他的胸口,少年的圆润小巧的臀部蹭过他的小腹,少年的白皙可爱的脚趾在他的脚背上不断摩挲,少年口中细细浅浅的呻吟,少年身上淡淡混杂了药香的汗香,无一不强烈地敲打着润玉的每一根神经。

种种感官的刺激令他反倒几乎颤抖起来。

润玉现在觉自己很矛盾。

他对这种感觉既觉得可怕,又觉得渴望。

他对怀中的少年既想极尽温柔地去呵护,又想极尽狂暴地去占有。

他的理智控制着身体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姿态,他的本能却在叫嚣着尽情去宣泄。

润玉觉得自己似乎被放在欲望之火上反复炙烤,没有尽头。

享受而煎熬。

 

TBC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种一言难尽的走向。。。

还有今天二凤终于说了一句台词。。。

润玉的身体瞬间僵硬了——写这句时心里想的其实是‘瞬间 石更’ 了,但是没有驾照,没有驾照,没有驾照,还是算了。。。

大家慢用,因为进度真的快不起来,躺倒.JPG


【润旭】无责任无节操无质量的三无琼瑶脑小剧场

趁今天有时间,我就尽情地蹦跶。忽然冒出的无聊脑洞,没后续,笑的请点心,肉麻难忍的也不负责理赔。


其一、

旭凤被锦觅捅死之后


润玉来到栖梧宫,看着满树枯萎的凤凰花,眼含热泪满腔深情地朗诵:

“旭儿走的第一天,想他;

旭儿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

旭儿走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随即旭凤被他哥肉麻活了,情话就是这世间最好的大罗金丹,就是有点副作用,太肉麻了会冷,完。


其二、

凤凰复活后来到天宫找他哥质问。


‘哥,为什么锦觅捅死我,你那么关心锦觅,却不心疼我?’

“你失去的仅仅是条命而已,锦觅失去的可是爱情啊!崇高的爱情!”

旭凤斜挑凤目看着作者,柔声说:“信不信我法灭了你!”


作者卒,完。


其三,

旭凤和润玉大战,旭凤受伤吐血后。


润玉见旭凤吐血,忽然身形不稳,望着弟弟虚弱道:“旭儿,我晕血了。”

旭凤立刻上前一边继续吐血一边扶住他哥,柔声问道:“哥,你又捉弄旭儿了,我被锦觅捅死那会儿流了那么多血你都不晕,现在不过吐了几口又怎么会晕呢?是不是被我的琉璃净火烧得中暑了?”

润玉见旭凤近身,顺势扶住弟弟的手,深情答道:“我不是那种晕血,我是看到你复活了,又能活蹦乱跳地找我打架,我开心得晕了,陶醉得晕了,享受得晕了,所以我就晕血了。其实,自从我从天宫下来,想着能看到你高束马尾,黑衣性感的模样就一路晕。看到你美丽的元身,我晕。看到你用锦觅气我,我晕。看到你射箭射得那么帅气,我晕。看到你舍不得伤我,我还是晕。你现在来到我怀里,我更晕。反正,我就是晕。”

旭凤满面通红地低声应道:“既然兄长身体不适,旭凤亲自送兄长回去吧。”

“旭儿会一直送我回到床上休息吗?”

“……好。”


龙凤呈祥,子孙满堂,完。




【武侠AU】红尘客栈(3)


食用指南:

武侠AU,私设如山;

无大纲任性开坑,诸仙友谨慎食用。


3.

少年的内伤医治起来颇为繁琐,所以润玉决定先将其一身触目惊心的外伤处理妥当,然后再心无旁骛地料理内伤。

不过其实润玉心里还隐隐有着另外一层隐蔽的心思,似乎只有亲手将这些肉眼可见的狰狞伤口一一抚平才能稍稍抵消一些心疼与愧疚。

然而当润玉真的着手开始处理这些伤口时,却更加难受了,因为少年身上还留着许多纵横交错的旧伤疤,在那莹白细腻皮肤的映衬下,更是令人只是看着就能感觉到疼痛。

若不是亲眼所见,真的很难相信这样一位形容艳丽,仪态洒脱的世家少年竟然经过那么多生死一线的惨烈时刻。

“我的老天爷,居然这么多旧伤,真是可惜了这一身好皮囊了。”过来帮忙的彦佑也不禁为眼前所见咋舌不已。“我原本以为那些江湖那些关于他功力卓绝的传闻都是那些没骨气的江湖客为了吹捧龙凤山庄而编出来的,至少也是夸大其词,不过看着这一身的伤疤和他刚才料理那些魔教角色的手段,我才知道还真是的一点都不夸张。”

‘哦?’润玉有些意外地瞄了彦佑一眼,他这位弟弟自小心性就高得很,再加上浸淫江湖已久,见惯了那些欺世盗名的伎俩,因此颇有几分玩世不恭的心态,除了自己这位哥哥很少真心去肯定什么人。“什么手段竟然让我们素来眼高于顶的的青蛇郎君叹服呢?对了,我还没问你呢,怎地去了那么久才将人带回来?”

“哥,你知道哪些魔教的人都怎么了吗?”彦佑所答非所问的说道。

“死了?”润玉想也没想就回答。

虽然素未平生,但是这位少年在武林中的风头实在一时无两,就算想不知道都难,更何况,出于某种目的,兄弟俩曾经花了一番心思调查过龙凤山庄以及少年本身,所以对他了解得并不算少。

这位少年就是当今有着“武林第一庄”之称的龙凤山庄的二公子——旭凤。

这位出生显赫的少年却没有一般世家子弟身上常见的浮华不实,对那些夸大其词的名号很是不以为然,所以江湖上提到他也只简单地尊称一句‘凤二公子’。

这位凤二公子自幼于武学方面天赋异禀,十五岁出道以来从未尝败绩。不过由于其性情及其冷淡自持,又嫉恶如仇,每每出手惩戒各种恶人恶事时行事颇为独断,全然不去顾忌什么武林规矩,所以风评十分极端。

赞他英雄少年的人自是不少,暗地里批评他恃才傲物,不近人情的人也大有人在。

与之相应地,受他恩惠的人固然不少,但是仇家更多。可谓仅凭其一双肩膀就担起了半个武林的是非恩怨。尤其近一年之内,连接或杀或废魔教数位高手,简直被魔教视为天字头一号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次的行动也是魔教策划已久的一次反击,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鉴于魔教行事一向不死不休的风格,润玉自然认为不将其全部歼灭,旭凤是不可能得以脱身的。

“并没有。”见自家一向料事如神的兄长对也有答错的时候,彦佑不免有些得意,虽然这种结果与他并无半分关系。

“这小祖宗只将他们的武功都废了大半,就甩掉他们独自走了。”彦佑说完看着自家哥哥将那罐子价值不菲,制作繁琐费时的外伤药膏不要钱似的厚厚涂在少年的伤口上,不免又感慨道:“如果有人这么设计我,几次三番想要我的命,我不统统送他们去见阎王才怪。江湖都道凤二公子手段凌厉,以我看来也许并非如此。”

“你对他评价这么高,我看佩服人家行事倒在其次,看上人家那副难得一见的好皮囊才是真吧。”润玉避重就轻地调侃道。

彦佑倒是大方地点头:‘知我者莫若兄长!美人自然做什么都是好的!’

“也不知道是谁一进门就抱怨人家是位难缠的小祖宗。”

彦佑闻言不禁漏出一丝苦笑,“他重伤在身还干净利落地处理掉了那些人,害得我原本计划好的英雄救美戏码完全没有用武之地不说,小祖宗匿藏的功夫也是炉火纯青了。”彦佑一边给润玉递药布,一边将下午的原委大概说了一遍。

原来旭凤处理完魔教人物后,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立即进入深山,找了个隐蔽的山洞匿藏起来,若不是彦佑追踪技艺了得,再加之他的伤势毕竟沉重,一些痕迹已经顾上处理,彦佑这次还真有可能无功而返。

当彦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人找到时,旭凤已经是几近昏迷的状态。

彦佑见状自然打算赶紧将人背下山交给哥哥救治,谁曾想旭凤就算神志不清也有那么强的警觉性和战斗力,觉察到有人靠近便本能地出手制敌,饶是彦佑一向机警过人还是免不了被搞得狼狈万分,才将人弄了回来。

虽然种种情况都出乎兄弟二人的预料,但是人毕竟救回来了,其他都大可以容后徐徐图之。

然而当润玉尽心竭力地将旭凤一身内外伤势料理好之后,却出现了更加出乎意料的问题。

 

明月当空本是赏心悦目的安宁时刻,旭凤此时却如同堕入冰窟一般受着难耐的煎熬。


TBC

我来二更了,虽然看的人不多,我还是为自己感到骄傲和自豪(泥垢了。。)

当手里码着‘凤二公子’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二凤少爷’,我会让你们知道?!

别问我二凤咋还不起来和他哥互动,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磨磨唧唧的叙事风格,无语凝噎ing。。。

【武侠AU】红尘客栈(2)

 
食用指南:

武侠AU、私设如山;

无大纲任性开坑,诸仙友谨慎食用。


2.

少年留下的青年中毒不轻,若以寻常医药解毒,恐怕所需时日不少。

若是平时,润玉至多先将人救醒,以普通药石祛毒,三日之后以药方相赠,能否完全治愈就全看此人的造化了。

但是这次,润玉见那少年重伤之下宁可自己冒险,也要保全青年的性命,便莫名生出了一种不将其完全治愈,就对不起那少年的心思。

于是干脆仗着自己精湛的内功先将毒全部逼了出来,只剩下些许余毒再以药石调理二、三日即可复原。

料理完青年的一身内毒外伤,已经是日落时分了。

按照润玉原本的推测,绿衣青年最迟二、三个时辰也该回来了。现在还不见人影已经令人费解万分,岂知又等了大约一个时辰,门外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润玉倒不担心绿衣青年的性命安危,以那人的本事,就算不成事,全身而退还是有把握的。

只不过那人一向自负聪明、机警,今日竟然也被绊住了。

就在润玉考虑要不要出去接应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了熟悉的嗓音:“还不出来搭把手,你这小祖宗简直难缠得要死!”

 

润玉闻声从内室飘然而出,一见到绿衣青年的模样,原本挂在脸上的一丝淡淡忧心忽然被一个爽朗的笑容取代了。

“哈哈哈哈哈……”

绿衣青年被润玉极为罕见地忽然爆发出来的全然不顾形象的大笑气了个倒仰!

毫不客气的将覆在背上的少年用力向润玉推去,也顾不得维护自己风流倜傥佳公子的气质了,咬牙切齿地吼道:“我费了这么多心思在把这位小祖宗给你老人家弄回来,你倒好意思笑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人丢回山上去!”

其实也难怪润玉大笑,这位一向万分重视自己形象的弟弟现在实在狼狈得狠。

衣衫凌乱,满面尘土不说,连一向最为在意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最能体现自己风流倜傥,飘飘欲仙”气质的发型也乱得一塌糊涂,怎一个‘披头散发’可以形容!

不过眼见青年泄愤般的动作,润玉也没有闲心再去笑他,连忙上前将少年接到自己怀里,伸手去探其脉搏,嘴里还略带责备地嗔怪道:“彦佑!怎地动作这般不知轻重!”

‘哼!’被唤为‘彦佑’的绿衣青年见状气得恨不得将鼻孔仰到天上去哼了一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内心滔滔不绝犹如万里江河般的愤然不满。

“只看这架势,竟分不出究竟我是你弟弟,还是这个小祖宗是你弟弟!”

少年的伤势比润玉想象的还要严重,他便也没有心思继续和自己弟弟抬杠,起身将少年打横抱在怀中,留下一句:“别贫了,进来帮忙。”就匆匆进入内室了。

将人带回来的彦佑自是知道少年的情况十分严重,只不过他自小一向深得兄长宠爱,不料想一个初次见面的少年今天竟然凭般分去兄长的注意力,一时间倒涌上几分孩子气的不是滋味来,因此虽然听话跟着入了内室帮忙准备各种药石器具,仍旧面带几分哀怨地嘟囔:‘我这个亲弟弟都这般狼狈了,也没人来关怀一下是不是受了伤,真真苍天有泪,我见犹怜啊!’

正在准备金针的润玉听到这话,一下子被气乐了:“我还能看不出来你只是表面狼狈吗?!越长越回去了,居然像个孩子似的和哥哥撒娇!”顿了顿又有些哭笑不得地低声自语:‘你的诗文功课自幼都是我教的,也不知从哪里沾染了这胡乱用词的毛病!’

说完不由得轻柔地为榻上的少年整理了一下额头上被汗水打湿的碎发,他知道眼前的少年今年刚满一十八岁,但是由于皮肤白皙,容貌绮丽,再加上现在昏睡过去,一脸不设防的样子看起来更为稚嫩年幼。

彦佑这般年纪的时候,自己还事事操心,时时挂念,别说这般严重的伤势了,就连在外面受到些许委屈,自己虽然嘴里不说,心里到底还是心疼的,事后总会花费心思哄其开心。

想到这里,心中对少年的怜惜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TBC

鬼才知道为啥写了3000字,二凤还一句台词都没有,无语望天.JPG

另外,今天忽然多出点时间,有可能双更,请不要期待。。。

 


【武侠AU】红尘客栈(1)


食用指南:

武侠AU、私设如山;

无大纲任性开坑,诸仙友谨慎食用。

1.

“阁下想必知道我们客栈的规矩”。

润玉温和地打量着院子内一身血污的少年,以及那群正堵在门口虎视眈眈的魔教装扮的武士们,语气中甚至带了一丝不忍。

少年闻言只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然后动作颇为轻柔地将背上的青年平放在地面上,又从怀里摸出一枚刻有精美飞凤图案的玉佩放在青年腰间的百宝囊中,最后还为其探了探脉搏才重新站起身来。

少年身上原本红白相间的劲装已经满是血污,早已分不出原本哪里是红哪里是白了。而且润玉早就从其呼吸的韵律中发现,除了这些肉眼可见的皮外伤,少年的内伤也颇为严重。

然而少年由始至终举手投足间不见一丝慌乱,尤其是最后抬起的那双眼睛,目光清澈坦荡,潋滟生辉,仿佛长了无形的钩子一般,无意间的一个眼波流转已然动人心魄。

饶是润玉浪荡江湖多年,阅人无数,此时仍旧不免感叹,这恐怕就是世间最动人的眼眸了吧。

少年在所有人怀着不同心思的灼灼目光之下,神态自然地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之后,姿态洒脱地拱手为礼,随后便一个大转身,疾如闪电般地越过那些守在客栈门口的江湖客,转眼间便消失在葱郁的山林之中。

少年的举动显然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外。

门外的追铺者们未曾想少年竟然会如此干脆地放弃这个难得的逃避追捕的机会,于是愣了片刻之后才纷纷拔足追了出去。

转眼间,客栈又重新恢复了往日晨光中的宁静。

而润玉则没想到少年在临转身前,会对自己露出那样一个笑容。

那是怎样一个笑容呢?

就像冰山瞬间融化,

又如春花忽然绽放,

也似流星骤然划过,

还若晨曦灿灿生光。

托付、感谢、告别等种种情绪都在那转瞬即逝的笑容之中,仿佛二人并不是初识的陌生人,仿佛一切都可以心照不宣。

润玉觉得自己似乎病了——手心微汗,心悸不已。

 

“咦?怎么好戏还没开锣就散场了?”就在此时,一把好听却略显轻浮的声音唤回了润玉些许恍惚的心神。

“你还知道出来。”看着刚从里间晃出来绿衣青年睡眼朦胧的样子,润玉不由得笑着轻斥道。“还不去追,坏了事看我怎么收拾你!”

“大掌柜哥哥明鉴,小弟我青蛇郎君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哪次不是把事情给你办得妥妥帖帖!”绿衣青年便说着便故作风流地撩了撩鬓间的散发,如若不是一双大眼睛的神态太过游移浮夸,也算得上一名相貌堂堂的翩翩佳公子了。

润玉太了解这个弟弟,同他抬杠耍嘴皮子纯属浪费时间,于是并不在言语,只是脸色微沉地白了他一眼,青年便识趣地吐吐舌头,一边拖长音调叫着“待小弟我速去速回!”一边夸张地挥手告别之后,才转身拔足,几个起落便与刚才的人们同样消失在远处的山间。

润玉则迅速将刚才的恍惚抛诸脑后,将躺在地上的青年扶入客栈之中,静待事情向自己预期的方向发展。

 

殊不知那一瞬间的悸动已经深深埋入心底,再难磨灭。

TBC

ps 长篇,但是因为时间零碎,所以每章都不会很长,建议大家攒起来看,努力日更,但是更不了也别来揍我。

pps 本文中心思想散漫,并没有人搞事业,恋爱脑极有可能在任何人身上随时出现,OOC是我的锅,但是请不要告诉我。

【润旭】红尘客栈(楔子)

食用指南:

武侠AU、私设如山;

无大纲任性开坑,诸仙友谨慎食用。

 

楔子


江湖在红尘之中,

是非在红尘之外。

 

洞庭湖浮龙上脚下,有一家红尘客栈。

自五年前开张以来,所有客人都一致声称这是江湖中最奇特的一家客栈。

因为客栈的主人天文地理、医卜星象,琴棋书画乃至鬼怪传说都无一不知晓、无一不精通,简直堪称当今江湖中首屈一指的卓绝人物。


凡是入住的客人都会得到无微不至地照顾。

身患伤病者得到救治,心情郁结者得以忘忧;

穷途末路时雪中送炭,春风得意处锦上添花。

总之,无论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要求,皆可以在这里得到满足。


但是与此同时,红尘客栈也有几条奇怪的规矩。

其一,一次只招待一位客人;

其二,一位客人最多只招待三天;

其三,客栈范围之内不可用武力解决任何江湖恩怨。


也许有人要问了,这头两条还好,问题是在这是非纷乱、恩怨交织的江湖之中,第三条真的行得通吗?


答案其实很简单,客栈的主人还是一位天赋异禀的绝世高手。

因此,认为这条规矩行不通的人不是臣服于其武力的威慑,就是莫名其妙地销声匿迹了。

于是,久而久之,这已经成了当今江湖中不成文的规矩。

 

本篇的故事就始于这里,也终于这里。        


TBC                                                         


最近的单曲循环,李雨的蝴蝶与鱼,百听不厌🌟🌟🌟

最近心里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向前走,十分感谢您推荐的文字,也许初心就是最好的选择 @摘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