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一心向草,圈地自萌

我16岁的初恋啊😂
现在看起来实在太怀念了,当年我们全班女生都被我拖进坑了啊😂
好吧,一共只有12个人😜
而且内容还很限制级呢,哈哈哈哈。。。
致敬耽美少女漫经典,有人能猜到是什么吗?

不可思议游戏之诛仙传说(厉凡)

短小的一章,见谅。

(7)

张小凡一睁开眼睛就发现周围白茫茫的一片,他先试着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在疼痛已经完全消失了。当他再次抬头打量四周的时候,却发现雾气已经渐渐散去,隐隐能看见远处有两棵不知名的苍天大树,周围也满是各种奇花异草,一阵阵幽香令人心绪宁静安详。

也不知道小凡似乎已经不记得去追究之前的种种,他不想知道鬼厉对自己做了什么,也不想知道自己昏迷后都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下意识地向大树走去,总觉得那里令人觉得温暖而安全,似乎走到哪里就一切问题都能得到答案似的。

可是行行复行行,明明就在眼前的样子,却怎么也走不到。

在半路上他不断听到有各种各样的人在呼唤他似的。有叫他张小凡的,也有叫什么其他名字的。很奇怪的是,虽然他听不清楚那些人口中喊的名字究竟是什么,但是他很却清楚地知道他们喊的就是自己。

周围也不断飘过一些近乎透明的模糊的人影,其中出现次数最多的是一位仙女般美貌的少女,张小凡只知道她的表情悲伤而焦急,樱桃小口一张一合地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可是他什么都听不到。

少女后面还有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人影,虽然默不作声,却令小凡感到了极其强烈的压迫感。

但是还未待小凡仔细去看、认真去想,转眼间他似乎又见到自己的父母,母亲有些憔悴,眼角似乎还挂着泪痕,父亲拿着电话皱着眉头说话,情绪好像也有些激动,他很想停下来告诉他们自己没事,可是腿就像不停使唤是的依旧不停地向前走。

“张小凡!”忽然一个惊雷般的声音在张小凡的耳边响起,他听出来那是鬼厉的声音,他忽然感觉惊慌极了,虽然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但是他不想听到这个声音,也不想见到这把声音的主人,他似乎隐隐知道鬼厉将对他说出一些残忍的话,所以他只想逃得越远越好。

就在此时,他发现周围的景色又变了,雾气又出现了,而且越来越浓,大树和草地都渐渐消失在浓重的雾霭之中,他的脚步也越来越沉重、沉重……

 

“他怎么样?”看着即使在昏迷中也已经眉头紧锁、冷汗津津的张小凡,青龙的脸上写满了不忍。

“疼是疼了些,不过没有性命之忧。”鬼厉坐在张小凡的床前,望着自己依旧被少年紧紧握在手中的衣袖,脸上看不出情绪。

“你现在真的能确定要就是传说中的异世少年?”

“伤心花的法力只能再撑三个月,如果我们错过这次机会,碧瑶就可能要永远醒不过来。”鬼厉说着终于转过头来看着青龙说道。

他的声音虽然依旧平静,但是青龙却在他的眼睛中看到了孤注一掷的决绝。

“可是接下来的事呢?你也知道,如果并非出于自愿,法术恐怕是不会生效的。”青龙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咄咄逼人地追问下去,鬼厉现在也一定很不好受,而且他想要救醒必要的决心也并不比鬼厉少半分,但是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这么一个无辜的小小少年懵懵懂懂地去冒这种生命危险,他真的做不到。

“我会让他愿意的。”鬼厉又将视线转移到张小凡身上。

“你怎么让他愿意!继续欺骗他,告诉他这样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还是编出什么其他荒唐的理由来说服他?你真的当他是个三岁的小孩子吗?”

“不然呢?!”一直平静的鬼厉此时也不由得恼火起来,“他现在已经喝了兽神的血,如果不拿到诛仙剑和玄火鉴召唤出兽神,每到月圆之夜就会遭受锥心之痛,而且一次比一次剧烈!今天只是第一次他就已经痛得昏过去了,你觉得他还能再撑过几次?3次还是5次?”

看着青龙起伏不定的胸口,鬼厉顿了顿,再次开口时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静:“其实你自己也知道,现在半途而废,三个月后我们只会得到2具尸体。”

“对不起,是我失控了。”半响,青龙才声音低沉地说道,“不过答应我,至少不要再骗他。”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张小凡的房间。

直到他走出门口才从房间里淡淡地传出一声“好……”。

室外的太阳已经渐渐升起,却似乎无法照亮张小凡在异世的荆棘之路……

 

TBC

不可思议游戏之诛仙传说(厉凡)

(6)

鬼厉回到房间后颇有些意外地看见了青龙。

“不是让你去帮我看着点野狗他们吗?”鬼厉下意识地摩挲着刚才触碰过粉嫩小舌头的手指,淡淡地问。

“你的话对野狗来说就是圣旨,还用我怎么看着。”青龙颇有些语气不善地应道,继而问出了自己想知道的事,“给他喝了?”

鬼厉抬眼看了看青龙,几乎不可觉察地点点头。

“告诉他是什么了吗?”

鬼厉又几乎不可觉察地摇了摇头。

青龙见状忍不住皱了皱眉,张嘴似乎要说些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只是沉着脸不断转动着手指上宝蓝色的戒指。

“你觉得我做错了。”鬼厉用的是陈述句,其实看着那孩子欢天喜地地喝下自己送给他的药时,他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对,但是就算说出事实又有什么意义呢,无论张小凡愿不愿意,都改变不了这件事的结果。

“你从前不会这么不择手段的。”青龙看着鬼厉的眼神中并没有责备,只是充满了伤感。

“人总是要变的。”

“你以为碧瑶希望看到现在这个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副宗主大人吗?”

“如果能令她醒过来,就算她恨我都无所谓。”鬼厉面无表情地说完这句,就伸手做了“请”的动作。

青龙盯着已经充满一身肃杀之气的鬼厉,半响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起身离开了鬼厉的房间。

鬼厉则侧过头望着窗外近乎浑圆的皎洁明月,轻声呢喃道:“希望明晚的月圆之夜……能得到一个好消息。”

 

第二天鬼厉从一大清早开始,陪了张小凡一整天。

张小凡一开始是极为受宠若惊的,从昨天晚上鬼厉亲自拿药给他喝之后,他就处于一种天堂一般的快乐感觉之中,把身在异世的不安和对家人的思念统统暂时放到了一边。

然而没想到的是,第二天的惊喜更多。鬼厉一大清早就出现在他的房门口,温和地问他睡得如何,然后陪他吃了一日三餐不说,还陪他去后山散步,整个过程中鬼厉虽然话不多,但至始至终态度温润,还是时不时地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使张小凡简直如沐春风,春风得意,得意的笑得不知人间今夕是何年了。

不过张小凡这个人虽然单纯、不谐世事,但是却并不傻,甚至可以说是个智商颇高的孩子,要知道考上他的那所育英中学可是只有千分之一的几率呢。所以从昨天鬼厉亲自给他送药开始,他就隐约觉得鬼厉的目的一定不简单,不然以鬼厉那般人物怎会对自己一个来历不明、也丝毫不见有什么特殊本事的人另眼相待呢。

但是鬼厉不说,他也不问,只是暗自告诉自己,暂时抛开一切,得一时快乐便是一时快乐。

然而随着夜幕的降临,鬼厉的表情却越来越凝重,最后几乎完全不言不语起来。张小凡见状也识趣地不再作声,只是时不时抬起头看看身边的鬼厉近乎完美的侧脸,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冷酷模样,看在张小凡眼中却总觉得有那么一丝淡淡的哀伤,似乎有千重万重浓得化不开的哀愁已经深深地融入鬼厉的骨血之中,白天谈笑风生时倒透露不出半分,而此时却随着夜幕的降临渐渐地从鬼厉的身上挥发出来,一点一滴地侵蚀这周围的空气。

张小凡看着看着忽然想到,真希望自己能保护鬼厉永远不再有任何痛苦烦恼。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张小凡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明明鬼厉一看就是个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自己怎么会生出这种不切实际又不自量力的念头呢!

直到很久以后,张小凡才明白原来爱上一个人时,无论自己对对方的实力或地位如何,都会希望成为对方的铠甲,护对方一世周全!

但是这时的张小凡还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只当自己是为美色所迷,已经头脑发昏罢了。

就在张小凡一个人苦恼万分地胡思乱想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鬼厉忽然有些突兀地开口说了话:“月亮出来了。”

张小凡闻言一愣,心道难道这位仙人般的副宗主大人也和英国人一样,没有话题的时候就谈天气吗?不过虽然有些愕然,张小凡还是认真地看了一眼月亮,只见天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升起一盘满月,月光皎洁和柔和,分外好看,便你不由得应道:“今天的月亮好圆…啊…”

哪只一句话还未曾说完,只觉得一股难以名状的痛楚从心脏的部分蔓延开去,并且迅速地越演越烈,以至于他那张原本白皙红润的脸庞瞬间变得惨白发青,额头也开始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鬼厉当然马上就注意到了张小凡的变化,他仿佛看见一朵稚嫩娇憨的花朵迅速枯萎下去一般,心脏也跟着眼前的人一起开始疼痛起来。不过事已至此,全部都在他自己的安排和掌控之下,于是连带那丝丝缕缕了的痛楚似乎也变得讽刺异常。

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也是唯一应该做的就是伸手扶住摇摇欲坠的少年,轻声问道:“你觉得如何?”

“疼……心……好疼啊……”。虽然从开始疼痛到现在并没有经过太长时间,但是张小凡觉得自己已经难受得恨不得让人马上打晕自己的好。

“如何疼法?”鬼厉继续沉声问道。

“好像……好像……有千万只针……在不停……不停地扎我……”说道最后,张小凡的声音已经几乎细不可闻了。

锥心之痛!

鬼厉闻言,脑海中马上闪现出这四个字,看来这次押对了!

如释重负的叹息声从鬼厉的喉咙深处轻悠悠地飘出,却犹如洪钟一般敲击在张小凡的耳膜之上——他瞬间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鬼厉的安排。

随后还来不及有任何感伤,张小凡便紧紧地抓着鬼厉的袖子,陷入了昏迷。

 

TBC

另一个故事(厉凡)

终于渡过了地狱般忙碌的一个多月,我胡八一又回来了(似乎搞错了什么)!哈哈哈哈。。。。

最近稍闲,尽量隔日更吧。(别信,这人没信用!)

不过更哪篇不一定,见谅哈(如果还有人记得的话。)

(9)九仪宝鼎(上)

“终于舍得来见我了。”少女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虽然仍旧面色不善,但是语气中已带了三分娇嗔之意。

“你自己一个人跑来的?”

“担心我?”

“不错。”

“……”

简单的两个字,将少女原本打算请示问罪的气焰打了个烟消云散。最后只好恨恨地白了对方一眼,便乖乖地取出佛珠丢了过去。

“鬼厉哥哥,我知道那个什么张小凡是你的心头肉,你愿意送他什么宝贝都是你的事。可是这佛珠虽然是佛门至宝,但只对镇压嗜血珠的戾气有效,对他可没什么好处,你还是自己带在身上吧。”

鬼厉看了碧瑶一眼,轻哼了一声:“小丫头几天不见,就学会试探你哥哥了。这噬血珠本是你们鬼王宗的至宝,我无意隐瞒与你。”

说道这里,顿了顿,似乎在刻意欣赏碧瑶此时微红的脸蛋一般,然后才继续说道:“你所料不错,另一半噬血珠的确在张小凡身上。”
“你早就知道?”

“早知道的话,我现在手里会缺镇压戾气的法器?!”

碧瑶觉得自己今天真是撞邪了,平时的伶牙俐齿在鬼厉面前全无用武之地。

“什么时候告诉我爹?”碧瑶言下之意自然是不打算做这个传声筒。

“师傅问起时,我自然会说。”鬼厉眼下之意则是暂时没有告诉鬼王的打算。

碧瑶无所谓的憋了憋嘴,做出一副懒得管你们的表情。

作为鬼王的独身爱女,碧瑶自是深得父亲宠爱的,所以鬼王一直以来的野心和怨念碧瑶自然更比别人体会得多一些。

但是体会得多,并不代表深以为然。

碧瑶性子单纯,完全不明白正魔之间为什么一定要争斗不止,天地那么大,怎么就不能各走一边呢?

她既不能理解为什么正派人士认为只要是魔教出身,就一定性格暴虐,视人命如草芥;也不能理解为什么魔教人士认为只要是正派出身,就一定道貌岸然,刚愎自用……

她问过鬼王,鬼王说因为世人都太愚蠢。

她也问过鬼厉,鬼厉则说因为世人都太弱小。

不过其实对于她来说,这个答案是什么其实都无所谓,她只希望自己最重要的人能活得轻松快乐一点。

所以她就算隐约知道鬼厉对鬼王之间并非毫无芥蒂,却也不去过问二人之间的事,因为她知道这两个人之间感情很厚,就算意见相左也不会闹到无法收场的局面,更何况就算万一出什么状况,也还有她和青龙这两个积极好用的和事佬。

 

“这次打算玩多久?”眼见碧瑶一副不再追问的样子,鬼厉随口问起小丫头的打算。

“随心情喽。”小姑娘一边玩着自己柔顺的发梢,一边大大咧咧的回答。

“青龙跟着你吗?”

“……”碧瑶有点心虚地吐了吐舌头。

“不要告诉我,跟着你的是野狗。”

“野狗又忠心又机灵,有什么不好嘛。”碧瑶的语气其实没有什么底气。

鬼厉闻言马上奉上一个大个大大的白眼,“你们两个在一起只有一句话可以形容。”

“什么话?”

“无风三尺浪。”

碧瑶闻言噗嗤一声笑了,“鬼厉哥哥好文采啊。”

“哼。”鬼厉冷哼一声随手抛给碧瑶一个小巧的物件,“拿好,以防万一。”

碧瑶接过来一看,确是一只精美的蝴蝶形发簪。

“这里面封有我的灵力,你贴身戴好,有危险时我能感应得到。”

“就知道鬼厉哥哥最疼我了。”碧瑶马上美滋滋地将发簪戴在头上。

鬼厉见她笑得甜美,心里也是一暖。他第一次见到碧瑶的时候,看到她脸上那种不设防的笑脸,就觉得和自己的小面团有点像,于是渐渐就将这个喜欢粘着自己的小丫头当成了亲妹子一般疼爱。

 

鬼厉离开碧瑶的落脚地,原本想马上将佛珠给小凡送回去,但是看看尚早的天色转念一想,小凡因为担心自己所以不喜自己白天入山寻他,再加上小凡最近的修炼进展不错,所以也不急于这一时三刻,于是回到自己的住所,打算入夜再去找他的小面团。

然而变数总是来得这么猝不及防。

入夜后,鬼厉正打算做完晚课就去找小凡的时候,小灰却忽然回来了。抱着瞬间猴到自己身上的小灰,鬼厉一边轻轻地挠着它柔软的小肚皮,一边打开那只攥得紧紧的小拳头——果不其然,里面是小凡带给他的字条,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厉哥哥,我与书书去抓偷鼎贼。小凡”

鬼厉原本柔和的神色在看到偷鼎这两个字时,不由得凌然一变!

这件事昨天闲聊时小凡曾简单提起过,他们青云门的至宝乾坤九仪鼎既然险些失窃,不过由于至关重大,所以普通弟子并未知晓,只因负责看守宝鼎的人是曾书书的父亲,所以小凡才从书书口中得知。

按理说这青云山乃是堂堂青云门的大本营,守卫森严,结界禁锢众多,外人几乎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青云。

不过鬼厉却知道眼下的这方圆数百里之内,除了自己还有一个人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这一点。不过既然这件事与他干系不大,他当时也没有多想。

但是万万没想到的是,现在张小凡和曾书书两个小家伙居然胆大包天地要去抓偷鼎贼,那人功法高强,小凡他们遇不到便罢,一旦遇到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再加上小凡现在没有佛珠压制噬魂的戾气,如果冒然运功动武,恐怕要出事。

鬼厉这边心思电转之间,身上动作也没停,早就第一时间吩咐小灰回小凡的住处待命,自己则拿出另一半嗜血珠,一边感应小凡的位置,一边飞身前往接应。

 

当鬼厉心急如焚地找到小凡时,情况一如他之前预料的一样糟糕——似乎经过了一番剧烈打斗的小凡面色苍白嘴角带血到底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鬼厉马上将小凡抱入怀中,以手指搭上他的脉门,查探伤势。结果发现内伤不轻,而这内伤还不是最严重的,更要命的是小凡应该使用过噬魂,体内的两种功法在戾气的刺激下激荡不已,再不加以疏导,恐怕有走火入魔的危险。

于是鬼厉当下也顾不得在找什么什么隐蔽的所在,当地盘膝而坐,将小凡的身体扶正,先取出佛珠为他戴在手腕上减弱戾气,然后开始行功帮助小凡将体内的两种功法重新导入正途。

一炷香之后,小凡体内真气已经平息了很多,暂时没有大碍,于是鬼厉运功为小凡逼出内伤的淤血,打算先小凡带回去再说。

就在这时却又生枝节——曾书书跌跌撞撞地出现了。

 

原本曾书书今天找小凡去捉贼也是玩心居多,他打算将真的宝鼎收进自己的宝贝乾坤一气兜中,将赝品换上去让盗贼扑个空。谁成想那狡猾的盗贼似乎一早便埋伏在附近,一见宝鼎被总禁锢中取出装进一个普普通通的布兜中便忽然冒出来将曾书书的手臂打伤,夺走了装有宝鼎的一气兜。曾书书一时间痛得坐在地上动弹不得,情急之下,小凡让曾书书在自己手中画下操控一气兜的符咒,独自追踪而去。

但是小凡一走,曾书书冷静下来之后,立刻心头一凉,自己在那贼人面前一招都没施展出来就被打伤,可见其功法深不可测,如今小凡独自去追,岂不是凶多吉少。当下也顾不得手臂痛楚,跌跌撞撞地抄起之前为了以防万一从他老爹那偷来的上古宝剑“霓虹”,一边不足底气地默念着“老天爷千万保佑小凡没事”,一边顺着一气兜的气息追踪而去。

 

然而就在曾书书看到小凡,还没来得及高兴的时候,就看见他一张嘴喷出一大口血之后,软软地倒入了身后的一命黑衣人怀中。

于是便想也不想地一边大喊“放开他!”,一边用未受伤的手臂,运足功法猛地一剑劈了过去。

鬼厉虽然也没见过曾书书,但是眼见来人一身青云弟子的装束,而且看向小凡的眼神满是焦急和关切,便已猜到来人的身份。因此虽然不喜对方的冒失无礼,却也没有反击,只是抱起小凡轻飘飘地躲开了这一击。

哪知曾书书一击不中,并不退让,反而因为看见对方抱起张小凡而更加焦急,不停地挥剑大叫道:“你这孙子,拿了宝鼎也就算了,还掳走小凡干什么!”

鬼厉一时间不由得哭笑不得,但是深知对方是小凡在青云唯一谈得来的朋友,又对小凡情谊颇深,所以也不便发作,正待解释一句,却听见怀中的小凡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TBC

大纲写了上千字,文写不出来是什么鬼😂看看小凡压压惊😏

听着老歌,工工作,写写字,惬意时光莫过于是😜

本来好不容易结束了地狱工作模式,之前因为忙放了好多小伙伴的鸽子,打算现在一一约起来,好好出去浪一浪,结果默默地把出去嗨的所有节目在大脑中过了一遍之后,莫名得到满足,于是最终决定宅在家里,已经无药可救😂

校对到崩溃!能不能不自己瞎编词儿,能不能,能不能,能不能😱😱😱无脸男去把那些狗屁工作帮我吃掉吧(ಥ_ಥ)

即将渡过工作量爆表的十天,木木救救俺吧😂阿门😱

传说中的系统崩溃,截图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