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不可思议游戏之诛仙传说(厉凡)

今天很难过也很累,浑浑噩噩地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可是还是想写点什么,于是语无伦次地洗洗睡了。

(3)

来人乍听到张小凡这句不伦不类的问候,不禁微微嘴角上扬,莞尔一笑。

一时间,张小凡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不过,有此眼福也的只有张小凡一个人,因为在场的其他黑衣汉子此时都毕恭毕敬地低头行礼,除了自己的脚尖,眼神根本不敢移动分毫,更不要提放肆的盯着那俊美男子的脸直盯盯地看了。

此人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张小凡则继续五迷三道地开始吟诗。

“有意思,你叫什么名字?”

“张小凡。”

“从哪里来?”

“育英高中。”

“……”饶是来人身份尊贵,见识广博,听到张小凡的回答也不禁迟疑了片刻,才继续问道:“哦?我倒没听说过这个门派。”

一句“门派”将沉迷于美色的张小凡拉回了现实。

不过他已经没有最初见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时那么震惊与害怕了,虽然觉得万分不可思议,但是张小凡几乎可以肯定眼前的一切一定与那本神秘的《诛仙传说》有关。

不得不说,张小凡同学这种情绪的转变与眼前男子的俊美关系匪浅,他甚至有种其实情况也不怎么糟糕的感觉,因为毕竟三个伟大的哲学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往哪里去”,他还能回答出来三分之二。

于是,乐观积极的张小凡同学决定主动出击第三个问题。

“敢问大侠,此处是何地?”冷静下来的张小凡开始回忆以前看过的武侠小说,希望自己说话尽量带那么几分江湖的味道。

“大胆,什么时候轮到你这黄毛小子向我们副宗主大人问话了?!”

就算不看,张小凡也认得这把辨识度颇高的声音——那位一开始被自己坐在屁股下面的“狗爷”。对于他,心眼实的张小凡还是自觉有点理亏的,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是当着下属的面被他这么个莫名其妙的人坐在屁股下面怎么说都是奇耻大辱,所以张小凡一点也没介意他对自己态度不好,倒是“副宗主大人”五个字吸引了小凡的全部注意力。

这身份好高端洋气上档次哦!

张小凡顿时觉得自己刚才张口闭口的“大侠”二字果然土得冒泡,不由得倍感惭愧。

而对面的俊美男子任凭如何聪慧也绝对猜不到现在张小凡的心中所想,他见着这少年人忽然默不作声,还以为他被自己的手下吓到了。

于是淡淡开口道:“野狗,不得无礼。此处乃狐岐山脚下,少侠如不嫌弃,不妨随我回山上小聚。”

还没等张小凡有所反应,那位野狗先不干了。

“副宗主,这么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怎么值得您纡尊降贵……”

那俊美男子闻言只冷冷地瞟了野狗一眼,对方就噤若寒蝉地低下头,诺诺地不再敢有任异议。

于是这位副宗主大人也不再寻求张小凡的意见,只用眼神示意他跟上自己,便飘飘然地转身离去了。

 

作为一名出生在二十一世纪的00后摩登少年,张小凡对飞行其实并不陌生,但是做这种人肉飞机还真是头一次。所以也不能怪他理所当然地头晕脚软外加脸红心跳地紧紧地抱住自己的“飞行器”。俊美男子比张小凡高上大半个头,所以张小凡可以用一种很自然且舒服的姿势将头贴在男子的胸前,虽然耳边凌冽的风声震耳欲聋,但是男子的心跳声还是清晰地传进张小凡的耳中,于是忽然落入未知世界的不安和恐惧瞬间平复了,虽然张小凡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对眼前的陌生男子生出如此这般近似于依恋的情愫,但是他忽然觉得,如果是为了这一刻,那么即使被原来的世界所抛弃也并是那么可怕。

只不过,令张小凡十分遗憾的是,他们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张小凡刚刚随着男子走进一处别致的院落,就问闻得一把爽朗洒脱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说到:“你怎么回来了?”

紧着着便从里面迎出一位器宇轩昂的蓝衣男子。

“这孩子又是谁?”那男子抬眼注意到张小凡之后,马上把第一个问题抛诸脑后,略带疑惑地继续问道。

“张小凡。”

“哪里来的?”

“……育英……高中。”

“……那是什么门派?!”

“……”。

这是张小凡在考入这所全省重点高中后,第一次因为自己是这所高中的学生而感到无比的尴尬。

“带他去沐浴更衣。”俊美男子最后只留下这么一句话就凭空消失在二人面前。

只留下一脸迷茫的蓝衣男子与一脸尴尬的张小凡留在原地面面相觑。

 

TBC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