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不可思议游戏之诛仙传说(厉凡)

短小的一章,见谅。

(7)

张小凡一睁开眼睛就发现周围白茫茫的一片,他先试着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在疼痛已经完全消失了。当他再次抬头打量四周的时候,却发现雾气已经渐渐散去,隐隐能看见远处有两棵不知名的苍天大树,周围也满是各种奇花异草,一阵阵幽香令人心绪宁静安详。

也不知道小凡似乎已经不记得去追究之前的种种,他不想知道鬼厉对自己做了什么,也不想知道自己昏迷后都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下意识地向大树走去,总觉得那里令人觉得温暖而安全,似乎走到哪里就一切问题都能得到答案似的。

可是行行复行行,明明就在眼前的样子,却怎么也走不到。

在半路上他不断听到有各种各样的人在呼唤他似的。有叫他张小凡的,也有叫什么其他名字的。很奇怪的是,虽然他听不清楚那些人口中喊的名字究竟是什么,但是他很却清楚地知道他们喊的就是自己。

周围也不断飘过一些近乎透明的模糊的人影,其中出现次数最多的是一位仙女般美貌的少女,张小凡只知道她的表情悲伤而焦急,樱桃小口一张一合地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可是他什么都听不到。

少女后面还有一个身材异常高大的人影,虽然默不作声,却令小凡感到了极其强烈的压迫感。

但是还未待小凡仔细去看、认真去想,转眼间他似乎又见到自己的父母,母亲有些憔悴,眼角似乎还挂着泪痕,父亲拿着电话皱着眉头说话,情绪好像也有些激动,他很想停下来告诉他们自己没事,可是腿就像不停使唤是的依旧不停地向前走。

“张小凡!”忽然一个惊雷般的声音在张小凡的耳边响起,他听出来那是鬼厉的声音,他忽然感觉惊慌极了,虽然他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但是他不想听到这个声音,也不想见到这把声音的主人,他似乎隐隐知道鬼厉将对他说出一些残忍的话,所以他只想逃得越远越好。

就在此时,他发现周围的景色又变了,雾气又出现了,而且越来越浓,大树和草地都渐渐消失在浓重的雾霭之中,他的脚步也越来越沉重、沉重……

 

“他怎么样?”看着即使在昏迷中也已经眉头紧锁、冷汗津津的张小凡,青龙的脸上写满了不忍。

“疼是疼了些,不过没有性命之忧。”鬼厉坐在张小凡的床前,望着自己依旧被少年紧紧握在手中的衣袖,脸上看不出情绪。

“你现在真的能确定要就是传说中的异世少年?”

“伤心花的法力只能再撑三个月,如果我们错过这次机会,碧瑶就可能要永远醒不过来。”鬼厉说着终于转过头来看着青龙说道。

他的声音虽然依旧平静,但是青龙却在他的眼睛中看到了孤注一掷的决绝。

“可是接下来的事呢?你也知道,如果并非出于自愿,法术恐怕是不会生效的。”青龙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咄咄逼人地追问下去,鬼厉现在也一定很不好受,而且他想要救醒必要的决心也并不比鬼厉少半分,但是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这么一个无辜的小小少年懵懵懂懂地去冒这种生命危险,他真的做不到。

“我会让他愿意的。”鬼厉又将视线转移到张小凡身上。

“你怎么让他愿意!继续欺骗他,告诉他这样就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还是编出什么其他荒唐的理由来说服他?你真的当他是个三岁的小孩子吗?”

“不然呢?!”一直平静的鬼厉此时也不由得恼火起来,“他现在已经喝了兽神的血,如果不拿到诛仙剑和玄火鉴召唤出兽神,每到月圆之夜就会遭受锥心之痛,而且一次比一次剧烈!今天只是第一次他就已经痛得昏过去了,你觉得他还能再撑过几次?3次还是5次?”

看着青龙起伏不定的胸口,鬼厉顿了顿,再次开口时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平静:“其实你自己也知道,现在半途而废,三个月后我们只会得到2具尸体。”

“对不起,是我失控了。”半响,青龙才声音低沉地说道,“不过答应我,至少不要再骗他。”说完就转身离开了张小凡的房间。

直到他走出门口才从房间里淡淡地传出一声“好……”。

室外的太阳已经渐渐升起,却似乎无法照亮张小凡在异世的荆棘之路……

 

TBC

评论(1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