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不可意思游戏之诛仙传说

连更第一天,话说俺好像把周一到周六和一号到六号搞混了,不过也没什么所谓。。。

(8)

张小凡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暖洋洋的日光虽然有点刺目,但是在照在身上也颇为舒服。来到异世的这两天,张小凡每次醒来都会恍惚好一阵子,意识飘飘忽忽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和不想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今天也不例外。

张小凡眯着眼睛享受了一阵子阳光之后,才睁开眼睛,看见坐在床边的鬼厉。于是前一夜的点点滴滴开始在他的脑海中复苏,那种锥心刺骨般地痛楚虽然已经消失,但是仍旧令这个还不满十六岁的小小少年心有余悸。

眼下有着淡淡阴影的鬼厉看起来似乎一夜没睡,不过也并未显出几分憔悴,依旧眉目俊朗,神色淡然。平时如果被鬼厉这样直直地望着,张小凡早就会面颊如烧般地错过目光,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可是现在,他却拿出勇气,勇敢地回视着鬼厉,因为他希望从对方那双深邃的眼眸中他探究出他为什么要那样对方自己,探究出他是否会有那么一丝丝的内疚。

然而张小凡失望了,鬼厉的眼眸宛如一潭沉寂的死水一般,除了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以外,什么都看不到。

终于,张小凡垂下眼帘不再去看,他告诉自己这也没什么,这太不是很正常吗,自己与对方萍水相逢而已,有什么立场责怪对方伤害自己呢,而且其实鬼厉并没有强迫自己,说到底,

都怪自己太蠢,太痴心妄想罢了。

可是人总是不如自己想象中那般坚强,张小凡虽然恨不得给找到一万个理由告诉来说服自己,鬼厉这么做无可厚非,自己完全不应该伤心,也不应该难过,但是眼中的泪水还是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对不起。”就在张小凡想伸手擦眼泪又毫无理由地倔着不好意思抬起手的时候,鬼厉低沉的声线在耳边响起。

“啊?”张小凡下意识的抬头出看鬼厉,满是泪痕的小脸迷茫而哀伤。

鬼厉见状用手指轻轻地为张小凡擦了擦眼泪之后,才又郑重地说道:“小凡,对不起。”

结果原本只有半分委屈的少年,这一下忽然莫名万分委屈起来,愣愣地瞪着一双黑白分明地杏眼,泪水决堤般地倾斜而下。可是张小凡又拼命压抑这自己的哭声,于是没过多久就已经抽泣得快要背过气去了。

鬼厉看张小凡已经满脸通红的样子,有点怕他真的把自己憋出个好歹来,只好将他的上半身抱起来,靠在自己的胸口,不断地抚着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也不知道是鬼厉温暖的怀抱把张小凡给刺激到了,还是因为这样一来鬼厉就看不到自己哭得样子了,靠在鬼厉胸口的张小凡忽然自暴自弃地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泄愤似的将眼泪、鼻涕统统擦在鬼厉的衣服上。

鬼厉倒是不在意一身衣服,只不过一向有洁癖的副宗主大人低头看着胸前的衣襟上那种亮晶晶地透明粘稠状液体,实在是浑身不舒服到极点。但是不知是出于风度还是其他什么别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鬼厉并没有将怀中的少年推出去,只是保持着极其僵硬的姿势动作机械地继续帮他顺气。

张小凡一直哭到实在哭不动了为止。

虽然知道在自己的可以蹂躏之下,副宗主大人的衣服一定已经惨不忍睹,但是亲眼目睹自己的杰作之后,张小凡还是被自己的破坏力所惊呆了。

这件衣服一定已经报废了——这是张小凡的第一直观感受。

“对……对不起,我不是……”张小凡开始本能地结结巴巴道歉,可是话说到一半,想到自己根本就是打算以此泄愤的,所以“不是故意的”这几个字实在没好意思说完。

鬼厉见张小凡好不容易止住了大哭,不由得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因为他实在怕张小凡再用自己的衣服擦一会儿鼻涕,自己会忍不住一掌拍死他——但是现在眼前的少年是万万不能有所闪失的。

所以也不介意张小凡并未将道歉的话说完,就匆匆站起身,留下一句“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换件衣服”就凭空消失在张小凡的眼前。

 

鬼厉换了一身衣服再次回到张小凡的房间之后,少年的情绪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顶着只红肿的眼睛,怎么看怎么显得分外楚楚可怜。鬼厉不由得一时间想起遇见张小凡这短短两天之内,少年脸上出现的各种不同表情来,惴惴不安的,倾慕迷恋的,乖巧有礼的,伤心难过的……鬼厉这才发觉,原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眼睛一直没离开过这个命运未知的少年。

他不是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也没有时间容他去仔细去想,因为留给碧瑶的时间不多了,留给少年的时间同样也不多了。

“身体感觉怎么样?”暂时抛开一切杂念之后,鬼厉轻声询问依旧保持呆坐在床上的张小凡。

“啊?哦……”张小凡闻言一愣,意识地摸了摸胸口之后才回答“不疼了。”

“能走路吗?”

“能……”

“那就跟我来吧。”

 

TBC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