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武侠AU】红尘客栈(2)

 
食用指南:

武侠AU、私设如山;

无大纲任性开坑,诸仙友谨慎食用。


2.

少年留下的青年中毒不轻,若以寻常医药解毒,恐怕所需时日不少。

若是平时,润玉至多先将人救醒,以普通药石祛毒,三日之后以药方相赠,能否完全治愈就全看此人的造化了。

但是这次,润玉见那少年重伤之下宁可自己冒险,也要保全青年的性命,便莫名生出了一种不将其完全治愈,就对不起那少年的心思。

于是干脆仗着自己精湛的内功先将毒全部逼了出来,只剩下些许余毒再以药石调理二、三日即可复原。

料理完青年的一身内毒外伤,已经是日落时分了。

按照润玉原本的推测,绿衣青年最迟二、三个时辰也该回来了。现在还不见人影已经令人费解万分,岂知又等了大约一个时辰,门外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润玉倒不担心绿衣青年的性命安危,以那人的本事,就算不成事,全身而退还是有把握的。

只不过那人一向自负聪明、机警,今日竟然也被绊住了。

就在润玉考虑要不要出去接应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了熟悉的嗓音:“还不出来搭把手,你这小祖宗简直难缠得要死!”

 

润玉闻声从内室飘然而出,一见到绿衣青年的模样,原本挂在脸上的一丝淡淡忧心忽然被一个爽朗的笑容取代了。

“哈哈哈哈哈……”

绿衣青年被润玉极为罕见地忽然爆发出来的全然不顾形象的大笑气了个倒仰!

毫不客气的将覆在背上的少年用力向润玉推去,也顾不得维护自己风流倜傥佳公子的气质了,咬牙切齿地吼道:“我费了这么多心思在把这位小祖宗给你老人家弄回来,你倒好意思笑我!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人丢回山上去!”

其实也难怪润玉大笑,这位一向万分重视自己形象的弟弟现在实在狼狈得狠。

衣衫凌乱,满面尘土不说,连一向最为在意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最能体现自己风流倜傥,飘飘欲仙”气质的发型也乱得一塌糊涂,怎一个‘披头散发’可以形容!

不过眼见青年泄愤般的动作,润玉也没有闲心再去笑他,连忙上前将少年接到自己怀里,伸手去探其脉搏,嘴里还略带责备地嗔怪道:“彦佑!怎地动作这般不知轻重!”

‘哼!’被唤为‘彦佑’的绿衣青年见状气得恨不得将鼻孔仰到天上去哼了一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内心滔滔不绝犹如万里江河般的愤然不满。

“只看这架势,竟分不出究竟我是你弟弟,还是这个小祖宗是你弟弟!”

少年的伤势比润玉想象的还要严重,他便也没有心思继续和自己弟弟抬杠,起身将少年打横抱在怀中,留下一句:“别贫了,进来帮忙。”就匆匆进入内室了。

将人带回来的彦佑自是知道少年的情况十分严重,只不过他自小一向深得兄长宠爱,不料想一个初次见面的少年今天竟然凭般分去兄长的注意力,一时间倒涌上几分孩子气的不是滋味来,因此虽然听话跟着入了内室帮忙准备各种药石器具,仍旧面带几分哀怨地嘟囔:‘我这个亲弟弟都这般狼狈了,也没人来关怀一下是不是受了伤,真真苍天有泪,我见犹怜啊!’

正在准备金针的润玉听到这话,一下子被气乐了:“我还能看不出来你只是表面狼狈吗?!越长越回去了,居然像个孩子似的和哥哥撒娇!”顿了顿又有些哭笑不得地低声自语:‘你的诗文功课自幼都是我教的,也不知从哪里沾染了这胡乱用词的毛病!’

说完不由得轻柔地为榻上的少年整理了一下额头上被汗水打湿的碎发,他知道眼前的少年今年刚满一十八岁,但是由于皮肤白皙,容貌绮丽,再加上现在昏睡过去,一脸不设防的样子看起来更为稚嫩年幼。

彦佑这般年纪的时候,自己还事事操心,时时挂念,别说这般严重的伤势了,就连在外面受到些许委屈,自己虽然嘴里不说,心里到底还是心疼的,事后总会花费心思哄其开心。

想到这里,心中对少年的怜惜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TBC

鬼才知道为啥写了3000字,二凤还一句台词都没有,无语望天.JPG

另外,今天忽然多出点时间,有可能双更,请不要期待。。。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