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武林AU】红尘客栈(5)

食用指南:

武侠AU,私设如山;

无大纲任性开坑,诸仙友谨慎食用。

5.

“啊——!”

彦佑心疼自己哥哥守着病人一夜没睡,便早早起来打算替下润玉,让他去休息一会儿。

结果刚一进润玉的卧房,就被眼前的景象刺激到忍不住大吼了起来。

自己家那位温润如玉,洁身自好的哥哥此时正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与龙凤山庄的二公子睡在同一张床榻上!

“嘘——!”

润玉一见彦佑进来就知道不好,但还是没来得及阻止弟弟惊天动地的一吼,只好立即支起上半身去看怀中少年是否被吵醒。

结果润玉这一起身,彦佑更加惊讶地发现两个人,呃,至少是上半身不着一缕,于是另一声惊叫就要破口而出,说时迟那时快,润玉飞快地射出一根金针直取自家弟弟的哑穴,终于及时阻止了来自噪音的第二波伤害。

彦佑默默垂眼看着自己哑穴上仍旧微微颤动的金针,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

润玉确定旭凤的体温已经恢复正常而且仍旧在沉睡后,才动作极尽轻柔地起身,随手扯过自己的里衣披在身上,下榻来到恨不得用眼神杀了自己的弟弟面前。

却没有马上撤回金针,而是一本正经地叮嘱了一句“不得再大声喊叫!”才解开彦佑的哑穴。

这一番厚此薄彼的做法,气得彦佑楞是原地转了两圈,才长出一口气,拽着哥哥出了内室,直奔外堂。

“现在我总可以说话了吧!”

“说吧。”

“我说亲爱的兄长,不是做弟弟的我说你,从昨天我就看出来你对里面那位小祖宗动了心思,不过先不提我们此番将他诱来此地的目的,再怎么说你也不该趁人之危,在人家重伤昏迷时就把事儿办了啊!”

彦佑急吼吼的一番话说得润玉脸色一红一白的,可是还没等润玉开口解释,彦佑忽然又换了一脸了然似的的表情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站在男人的角度,我倒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以那位小祖宗的性情、武功,要不是重伤昏迷,不是我小看哥哥你,你还真的未必能拿下人家呢。现在也好,人都是你的了,想要什么还不是唾手可得。”

眼见彦佑越说越不像话,润玉一脸哭笑不得地顺手用力地弹了一下他的额头:“你胡乱明白什么!我和他清清白白,别满脑子不道德思想!”

“别害羞了,哥哥。你照镜子看看你的黑眼圈吧!就差没在脑门上写纵欲过度四个字了!”彦佑一脸不信地嗤笑道。

“我黑眼圈是因为守了他一整夜。”

“那也不用脱得精光吧!”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脱光了,我这不是还有一条裤子吗!”一向好脾气的润玉也被自家弟弟的胡搅蛮缠搞得忍不住声音高了起来。

这次换成彦佑莫名其妙了,“哥,你们真的什么都没做?”

“没有!”润玉没好气地应道。

“那为什么只穿一条亵裤睡在一起?”

“那两位恐怕都快醒了,能让我穿戴整齐再满足你的好奇心吗?!”

“哦……”

眼见彦佑暂时消停了,润玉转身打算回房间洗漱,更衣。

可是刚走了两步,身后的彦佑忽然又轻声问了一句:“哥,你真的没对他动心?”

润玉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快步向前走,直到彦佑以为他不会回答时,才从远处传来低沉而缓慢的一句“自然没有。”

 

旭凤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的自己依偎在一个非常温暖的火炉旁边,又舒服又惬意。这种感觉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他虽然昏迷,可是还隐约记得已经到了月圆之夜——这是他身上的寒气发作的日子。那种几乎可以浸入血液骨髓的寒冷从他出生开始就一直存在,所以他对那种感觉实在太熟悉了。但是这次不一样,原本彻骨难耐的寒冷随着那个火炉的出现一点一点地消失了。

因此刚刚清醒的时候,旭凤并没有从那种久违地温暖中回过神,狭长的凤目一时间有些茫然地四处打量着……

“公子感觉怎么样?”

耳边传来的殷切询问令旭凤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转过头去,只见一白一绿两位俊逸青年和从小跟在自己身边情同手足的随侍溱潼——也就是被旭凤背到客栈委托润玉照顾的青年,都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

对于处理完魔教追踪者之后的记忆十分模糊,但是旭凤还是很快明白了现在的状况,应该就是那位气质超然的白衣公子,也就是红尘客栈的主人,江湖人称玉面神龙的润玉救了自己主仆二人。

于是旭凤也顾不得自己有伤在身,迅速自榻上坐起,拱手为礼,真诚道谢:“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如有所需,但凭驱遣。”

溱潼比旭凤先醒了一个时辰,已经从润玉兄弟口中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自然知道自家少爷这一身伤至少有一半是为了维护自己所致,所以第一反应就是上前搀扶。

只不过有人比他更快一步,之见白影一闪,润玉已经飘然伸手将旭凤扶住,口里说着“凤二公子言重了。”手上的动作也没停——拿过床边的靠垫为旭凤垫在身后,让他坐得舒服点,又将被子向上拽了拽,才退后一步笑盈盈地立在床边。

彦佑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自家哥哥刚才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清白,现在还不是殷勤周到得令人肉麻。

而另一个吃惊地张大嘴巴的人就是溱潼。他从旭凤四岁时就跟在他身边,旭凤对他感情深厚,极其信任,有什么心思、情绪从不瞒着他。所以他对自家少爷的性情十分了解。现在看着那个平日极讨厌肢体接触的高傲少年如此自然地接受着一个陌生人的亲密接触,怎能不令溱潼愕然。

旭凤毫不惊讶对方知道自己的身份,以红尘客栈主人的本事,就算昨天自己不留下那枚象征身份的玉牌,仅凭当时魔教的阵仗,润玉也能立刻猜出自己是谁。

倒是昨夜那个奇怪的梦,令他有几分介怀。于是试探着问润玉自己昨晚的情况。

润玉只轻描淡写地回答说以金针暂时缓解了他身上的寒气,还带着几分内疚是说自己医术不精,也看不出寒气的根源所在,无法给旭凤解除痛苦,实在惭愧。对同榻而卧,以体温为其祛除寒气一事,绝口不提。

为着身上的寒气,旭凤从小到大不知看了多少名医,吃了多少补药,都丝毫不见效,对润玉所言自然不疑有他。

令一件让他感到困惑则是,全江湖都知道,红尘客栈开张五年以来从没在同一时间接待过两位客人。润玉此次却自己打破了这个规矩,应该不会没有丝毫隐情。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江湖都道红尘客栈的主人,玉面神龙心思缜密,深不可测,那么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自己的性命倒在其次,旭凤刚才醒来时看溱潼的脸色,就知道他身上的毒已经无碍了,这么短时间就能祛毒,可见润玉费了一番心思。这世间令旭凤在意的人不多,溱潼正是其中之一,因此就冲着这一点,无论润玉背后打着什么算盘,旭凤都决定只要不违背自己的原则,就一定为其办到。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旭凤却总觉得润玉身上有一种很熟悉、很想亲近的气息。旭凤行事一向忠于自己的感觉,有过这样一番思量后,也不再多想,只安心留在客栈养伤。

TBC

今天的字数多了一些哦,求夸奖,嘤嘤嘤。

二凤少爷终于醒了,快一万字了,我都为自己感到不容易,囧。。。

接下来的日子里,冷静自持·口是心非的大龙将继续受到热情如火·诱人而不自知的二凤各种甜蜜的暴击,敬请期待,啦啦啦。。。

评论(1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