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武侠AU】红尘客栈(6)



食用指南:

武侠AU,私设如山;

无大纲任性开坑,诸仙友谨慎食用。


6.  

都说山中不知时日过。


红尘客栈虽然只是在山脚下,但是这些日子没有外人骚扰,润玉兄弟加上旭凤主仆,四位年轻人闲来无事不是闲话弈棋,就是烹茶抚琴,过得倒是真如神仙一般逍遥快活。

这天,润玉上山采药归来,远远就听见客栈的方向传来铮铮琴声,曲调风流中透着洒脱,华丽中又透着几分率性,衬着山中的风动虫鸣之声,当真动人心弦。

虽然还未听过旭凤抚琴,但是润玉第一时间就能断定这曲子必然出自那火焰般鲜亮热烈的少年之手。

润玉下意识地加快了脚步,几个起落后飘飘然地在自家院子内落定。

举目望去,只见树下抚琴的红衣少年眉目如画,院中舞剑的绿衣青年身若惊鸿,纯白的梨花随着吞吐如电的剑光在二人身边翻飞如蝶,眼前一片如幻似梦的景象。

旭凤很快觉察到院子里多了一个人的气息,飞快抬起狭长的凤目,然而在发现来人是润玉的瞬间,原本淡然的表情立时化作一个暖人的浅笑。

在润玉眼中,这一抹微笑却像一只绚烂烟花般砰地在他的脑海中绽放,于是等他再次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夺过了弟弟手中的长剑,点起千百朵闪闪剑花,踏着少年的琴韵,尽情肆意地舞动起来。

就在润玉接过长剑的同时,旭凤的琴音也随之一变,一开始旋律舒缓,清冷自持,宛如明月高悬、湖水静谧。渐渐地,节奏逐渐变快,琴声也愈加高亢,似乎满腔的炙热得不到宣泄,一世的钟情无处去寄托。

曲子最终在一个高音处戛然而止。


在场的三人似乎都没有立刻从这动人心魄的琴音和剑舞缓过神来,一时间沉默异常。

最后还是旭凤忍不住咳嗽了起来,润玉这才快步走了过去,二话不说地抓过旭凤的手腕为其把脉。

片刻之后,润玉抬头撇了自家弟弟一眼,淡淡说道:“旭凤贤弟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最忌劳神,你不劝着些倒也罢了,倒陪他舞剑纵着他的性子来?”

彦佑心里那叫一个憋屈啊,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夺了我的剑去舞了这一时三刻,倒也好意思说我。

不过还不待彦佑反唇相讥,旭凤已经先开口道:“让兄长忧心,是小弟的不是。不过经过兄长的妙手医治,小弟的伤势已经不碍事了。倒要多谢兄长和彦佑助兴,小弟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尽兴地拂过琴了。”

彦佑一听这话,瞬间两个大白眼就翻过去了。不说其他,单就这称谓的问题就怄得他好几天没缓过劲来。在润玉的坚持下,旭凤改口称其为兄长。自家的哥哥就这样被人分去了一半。更可气的是,明明自己也年长旭凤两岁,可他居然和自己哥哥一样,每天对自己彦佑来彦佑去的叫个不停。

一开始彦佑自然是不服气的,定要旭凤也唤自己兄长。结果旭凤轻飘飘地丢下一句‘你若胜得了在下手中的凤凰刀,在下自然敬你为兄长。’

彦佑立马觉得这位大少爷简直就是自己的命中克星。

 

润玉知道自家弟弟虽然嘴上絮叨,其实也是好玩的成分居多,并非真正心里不自在。所以也不去理他,只揽着旭凤的手送他回房休息。

“不知贤弟方才所奏是何曲子?”回到内室落座后,润玉一边为旭凤和自己各倒了一杯茶,一边问道。

同样是在润玉的坚持下,旭凤这些天一直睡在润玉的房间。

一开始的几天,润玉生怕旭凤还会像那晚那样寒气发作,因此晚间也一直守着旭凤,不肯去其他房间休息。旭凤则实在无法看着自己睡在润玉的床上,而润玉则蜷着一双大长腿窝在对面的小卧榻上,就提出反正润玉的床也大,不如二人同卧。

旭凤头一天晚上一直是昏迷的,自然不知道他早已和润玉大被同眠过了。且他心思单纯,嘴里说出‘同卧’二字时,狭长的凤目清亮坦然,倒看得润玉心中一动,隐隐觉得脸颊有些燥热。

不过润玉很快就压下了自己的心思,一脸温和笑意地应下了。


数日的同起同居下来,旭凤已经真的将润玉当做自己的亲兄长一般看待,态度一日更比一日亲厚。

现在见润玉如此问,便欣然说道:“这是我这几日为兄长所做的曲子,名曰《玉龙游》。”

望着润玉有些诧异的样子,旭凤笑着垂下眼眸继续说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从彦佑处得知兄长酷爱琴音,便做了此曲相赠,聊表心意。”说到这里顿了顿,又抬起眼睛,直直地望着润玉沉声道:“不知兄长可还欢喜?”

旭凤的声音本就甚为悦耳,此时稍稍压低的声音听在润玉耳中更是带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诱惑。再加上少年脸上殷殷期待的表情,双眸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润玉下意识地咽了口唾液,再开口时,声音也莫名低哑了几分:“欢喜……得贤弟如此心意,自然欢喜。”

 

润玉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外间忽然传来秦潼的声音:“少爷,属下有事禀告。”

润玉见状,知道他们主仆定是有事要商量,于是站起身就要出去。

旭凤却揽住润玉道:“这是兄长的屋子,岂有让兄长出去的道理。如果兄长觉得不自在,小弟出去就是。”

润玉怎能让旭凤出去,也明白这是他待自己的一片真心,也就坦然坐下了。

旭凤见状才面带笑意地吩咐秦潼进来。

秦潼对这两位刚才那一番动作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他一向唯自家少爷马首是瞻,既是少爷信任尊敬的人,他也没什么好顾忌的,行了礼后直接说道:“少爷,属下发现表小姐出现在附近,似乎在找您。”

 

旭凤闻言皱了皱眉:“穗禾?她来做什么?”

秦潼闻言笑道:“少爷这次出门也有些日子了,难为表小姐这次居然这么久了才找过来。”

润玉听到这里,忽然想起江湖传言,这位凤二公子有一位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子,好像就是什么表妹。听闻这位第一庄的表小姐也是为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倒是配得上旭凤如金似玉的相貌。一想到这里,润玉忽然觉得不自在起来,甚至有点恨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听旭凤的话,结果留下来听他的风流韵事。

旭凤闻言则轻声叹了一口气:“你去探探她的口气,没要紧事就打发她回去,别扰了兄长的清净。”

秦潼看着自家少爷难得露出的为难表情,不禁有些想笑,这位表小姐自幼就一门心思放在少爷身上,长大之后更是追着少爷满江湖地跑,无奈少爷根本无心男女之事,一则看在夫人的情面,二则也是还有一份自小青梅竹马的情分,因此从不曾明着拂过表小姐的面子,但是暗地里则是能躲则躲。

秦潼领命而去。

旭凤本以为这次能躲过纠缠,哪成想秦潼去了没多久便听到一把熟悉的娇嗔嗓音:“表哥!表哥!”

旭凤不禁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然后拱手向润玉告了个罪,便起身迎了出去。

润玉在心中默念了两声“表妹”之后,轻轻挑了挑眉,也神色复杂地跟了出去。

结果二人刚刚行至厅堂,就听到院子里几乎不分先后地传来两声惊呼:

——“这是哪里来的美娇娘?!”

——“你是哪里来的登徒子?!”

润玉和旭凤下意识地交换了一个眼神,心中同时暗道,‘不妙!’


TBC

最近事情比较少,应该可以恢复更新频率,啦啦啦。。。

有没有小可爱提点意见啥的啊,没人聊天好寂寞,嘤嘤嘤。。。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