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武侠AU】红尘客栈(8)


食用指南:

武侠AU,私设如山;

无大纲任性开坑,诸仙友谨慎食用。


8.

此番入魔教的地界,虽然不用完全隐藏行迹,也不宜过于张扬。因此几个人商量之下,平时贯穿的白色啊,红色啊,绿色之类的都过于扎眼,魔教尚黑,干脆都换成一身黑衣打扮,尽量低调行事,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尤其是旭凤,曾经几番出入魔教地界,有不少人都见过他,索性连发型都改了,打散了原本梳理得一丝不苟的长发,只随意结成一个马尾,鬓间散落碎发几许,却另显出几分江湖人的落拓不羁来。

秦潼看着前面这几位怎么打扮都分外出挑的年轻人,心里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口气,‘低调是不太可能了,只求不要过于扎眼就好。’

 

结果还未等一行人进入魔教地界,又一个‘惊喜’便从天而降。

一位年约十二三岁的小小少年忽然出现在一行人的眼前,润玉见其又是一身大红色的服饰,直觉地认为此人应该与旭凤有关,可是还没等他开口询问,这位长得冰雪可爱、十分讨喜的少年就一个健步直接冲到旭凤怀中,这还不算,由于他比旭凤整整矮了一头,干脆顺势一跳,整个人挂在了旭凤的身上。

“凤娃!听说你又被魔教伏击了,伤得严不严重?可担心死叔父了!我可怜的凤娃啊!快给叔父好好看看!”

“叔父?!”润玉和彦佑忽然捕捉到这个词时,不由得有些吃惊。

难道眼前这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就是旭凤的叔父,龙凤山庄的二把手,江湖中大名鼎鼎的“月下仙人”?!

武林早有传言他因为修炼“先天功”,四十几岁的人还貌似少年一般,只是没想到会少年成这般地步!

旭凤深知自家叔父的性子,不把情绪发泄完了不会放过自己,而且他们家情况复杂,旭凤自小几乎等于由叔父一手带大,月下仙人一向对他视如珍宝,极尽宠爱,因此也就顺着叔父的意思,伸手将他又往自己身上托了托,耐心地一一回答月下仙人的诸多问题。

秦潼见状只好上前一步,为润玉和彦佑介绍道:“这位就是月下仙人,我们家少爷的叔父。呃……他们叔侄感情深厚,一向如此。”

这边润玉和彦佑还没有完全从惊讶中回过神来,那边的话题已经从旭凤的身体状况拐到了另一个奇葩的方向。

只见月下仙人已经从怀里取出若干物件,有香囊、有扇坠、有剑穗、有发带,嘴里还念念有词:“这个是慕容家的二小姐给你做的香囊,这个是唐门的小丫头托我给你的扇坠……”

旭凤见状,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毫无预兆地松开了托住月下仙人的手道:“叔父!您又胡闹……”说着下意识地回头看了一眼润玉。

月下仙人看着旭凤从嗷嗷待哺的婴儿长成如今风采卓然的少年,对这个心爱的侄子了解得很,也许旭凤自己都没有觉察到他看向润玉的那一眼中隐藏着一丝紧张,月下仙人却瞬间就捕捉到了。

他顺着旭凤的目光粗略地打量了一眼对面宽袍广袖翩翩而立的润玉,心中不由一动。于是立刻收拾好那些零七八碎的东西,自旭凤身上跳下来,来到润玉面前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庄重的表情开口道:“这位公子仪表非凡,不知出自何门何派,年纪几许,是否已经婚配?”

润玉此时早已按下心中惊奇,规规矩矩地行礼之后朗声作答:“晚辈润玉,无门无派,今年二十有五,尚未婚配。”

月下仙人听了眼睛一亮,抚掌大笑道:“原来你就是红尘客栈的主人,玉面神龙。不错、不错,这身份,这相貌风度倒是配得上我家凤娃的。”

旭凤一开始见月下仙人盘问润玉并没有多想,因为月下仙人此生最大的兴趣就是为别人牵红线,一上来就各种打听盘问已经是惯例了,哪知这话题居然又扯到自己身上,一时间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烧,连忙也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截断月下仙人的话:“不知叔父为何前来魔教地界?”

“还不是因为担心你!你这孩子一向逞强,什么都自己担着,秦潼那孩子固然忠心,却身手有限,穗禾这丫头性子又浮躁些,真遇到强敌,你定然会顾着他们的安危,束手束脚。叔父来了,你至少没有后顾之忧。”月下仙人这一番耿直的大实话直说得秦潼和穗禾面红耳赤,低垂着脑袋恨不得钻到地里去。

一旁的彦佑倒是觉得这月下仙人的性子甚是有趣,不似一般出身世家的白道人士,自诩身份,装腔拿势,是个难得的性情中人。于是也上前一步躬身一礼,笑盈盈地道:“晚辈彦佑,今年正好二十,也尚未婚配,还望前辈垂怜,为晚辈牵一条红线,觅一份姻缘。”

“哈哈哈……好好好!你这孩子倒直白,深得我心,深得我心啊!来来来,快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说罢干脆丢下旭凤,直接扯过彦佑,亲亲热热地边走边说去了。

剩下四个人见状只好各怀心思地跟了上去,这一路上的气氛就很有些为妙的尴尬了。

 

三天后的上午,一行人已经进入了卞城王辖下的地界,大白天四处行动太过惹眼,他们就先找了一家普通客栈住下,计划掌灯之后再去事发地点查探。

这几天大家一直抓紧赶路,月下仙人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体己话要和旭凤说,现在总算有了空闲,便马上找个机会钻进他宝贝侄子的房间里。

“我说凤娃啊,你上次寒气发作,没出什么叉子吧?”

“多谢叔父挂心,润玉兄长当晚用金针镇住了寒气,旭凤无事。”

月下仙人闻言一愣,颇为惊讶道:“你的寒气这许多年来多少名医都束手无策,那位润玉年纪不大,没想到医术这般了得。”

旭凤笑着应道:“兄长确实了得的很。”

月下仙人见旭凤笑得比自己得了夸奖还高兴,心下一动,不动声色地问:“这次见到凤娃,看上去倒似与往日有所不同呢。”

旭凤奇道:“什么不同?”

“你这笑得这般春风得意的模样,可是有了心上人?”

“心上人?”旭凤一脸无辜,“旭凤一向无心男女之事,何来心上之人?”

月下仙人心下一叹,他这宝贝侄儿天资聪慧、胆识过人,什么都好,只是天生性子冷谈,于情爱之事一窍不通。本以为这次也要同往常一般鸡同鸭讲,哪只旭凤顿了顿又略带犹豫地开口问道:“叔父,见到心上人是什么感觉?”

月下仙人闻言大喜,看来他家凤娃开窍有望了!于是满怀激情地解释道:“心上人就是你心心念念希望每天都和他在一起之人,心上人就是无论他做什么在你看来都完美无缺之人,心上人就是遇到危险时你豁出性命也要护他周全之人,心上人就是……”

月下仙人那边还在滔滔不绝地发表着自己对心上人的完美解读,完全没注意到旭凤若有所思地低低‘哦’了一声。

 

那边叔侄两个忙着说话,这边彦佑也一肚子疑问地钻进他哥的房间。

“哥,这次的事时间上这么赶巧,不是你背后策划的?”

“怎么会是我?”润玉白了弟弟一眼,“将他拖在这里与我们的事无半分好处,我岂会做这等无聊之事!”

“好吧,我也是这么想的,看来魔教的人也不都是饭桶。”彦佑说道这里,观察了一下他哥的脸色,张了张嘴又闭上,脸上笑得讪讪的。

润玉一看就知道他有话要说又怕自己是生气,便笑着轻斥道:“有什么就说吧,吞吞吐吐地做给谁看呢!”

“哥,那我说了你可别生气。你真的没对旭凤动心思?”

润玉脸上笑容一僵,“自然没有……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对他有心思了?”

彦佑皱了皱眉头,“哥,且不说你给他治伤这段时日你们的那些亲密举动吧,就说那位穗禾大小姐扑到旭凤身上的时候,还有月下仙人拿出那些姑娘们送来的定情信物的时候,别人看不出,我还看不出来吗?你心里其实烦得要命。”

“我只是不希望有人出来搅乱我的计划而已。”

“哥,你不是真的信了娘的那一套吧?”

“娘的哪一套?”

“就是千万不要喜欢上什么人啦,就算真的喜欢上谁也千万不能表现出来,不然只会任人鱼肉那些没头没脑的话。”

润玉咬着嘴唇沉默了片刻,才幽幽地说:“别这么说娘,娘这些年来心里苦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娘的话也并非全无道理。”

彦佑强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用尽量温和的气说:“哥,我知道你心疼娘,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尽一片孝心,我自然是什么都支持你的。可是,你要想清楚了,是不是真的能下得去手,不行我们再想其他办法,我不希望治好了娘的代价是换成你痛苦。”

润玉闻言笑了,拍了拍弟弟的手安慰道:“哪有那么严重,我又不是真的要杀了他。放心,哥哥心里有数。这几天赶路也累了,你先去休息吧。”

彦佑知道这事儿不能硬劝,只好故作轻松地先行离开。

润玉听见彦佑的脚步声完全消失后,才轻声叹了一口气,“开弓又岂有回头箭呢。”

 

TBC

说实话,正剧写起来有点无聊,嘤嘤嘤……

接下来,润玉还有情敌出场,心疼大龙一秒,这有点不太公平,要不让邝露也来搅和搅和,汗……

评论(1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