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现代AU】疯魔(上)

疯魔(上)

激情创作,仍旧是无逻辑、无质量、无责任的三无产品。


0.


呼、呼……青年猛地从梦魇中清醒过来,身上的冷汗已经浸透了丝质的睡衣,紧贴在身上湿冷黏腻,寂静的房间中只能听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和密集的心跳声。眼前深沉而无尽黑暗与梦魇中一般无二,令人分辨不出究竟哪里是梦境哪里是现实。


1.

“您好,我是润玉,你的病人。”

旭凤看着眼前西装革履的温润青年,一时间有些精神恍惚,倒不是因为作为病人来说,这位异常俊美,风度翩翩的青年看起来比正常人还要正常,这样的病人旭凤见得多了。而是润玉给他的感觉太过熟悉,就好像他们前一天还见过面一样,不过旭凤可以肯定的是,这么出众的人,自己如果真的见过是不可能不记得的。

“我们见过面吗?”虽然明知道这不是一名医生第一次见到病人应该说的话,旭凤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没有。”

“真的吗?”

“我患的是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润玉的笑容无懈可击,“不是失忆。”


2.

虽然第一次见面有点尴尬,但是之后的治疗却十分顺利。

润玉的病因说起来也不算复杂,童年时期母亲由于被父亲抛弃,患上了抑郁症,不仅伤害自己,也经常虐待年幼的润玉。润玉从小就乖巧懂事,虽然被母亲虐待也从不对人说,直到有一次在学校晕倒,被老师送到医务室才发现他的浑身伤痕。

后来警方通知了润玉的生父,生父将其接走,之后他的生母就失踪了。从此润玉一直和生父以及后母生活在一起。

被生父接走之后,润玉接受过一年的心理干预,当时效果很好,一直到他大学毕业都相安无事。岂知道在他大学毕业的那一天生母忽然出现,与父亲大吵一架,愤然离开时在他眼前被汽车撞死了。

从此润玉就再也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润玉是一个十分安静十分配合的病人,对旭凤的治疗也十分满意。自从开始治疗以后,他的失眠已经得到了很大改善。

然而旭凤自从接过润玉的case之后,便开始每天都重复同一个噩梦。


3.

不得不说,润玉是个十分有魅力的男人,温柔、风趣、体贴,看着旭凤时眼里那种毫无保留的信任与依赖,每每令旭凤心跳加速,手心出汗。

旭凤见过润玉身上至今仍旧清晰的陈年旧伤,也见过他手腕上明显才出现不久的新鲜伤痕,还见过这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在治疗室中紧紧抱着自己,颤抖地哭得像个孩子的样子。

旭凤前所未有地投入到对润玉的治疗中,即使是非工作时间他也无时无刻不在思索怎样尽快解除润玉的痛苦。

润玉的泪水和无助向一把把刀子一般扎在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似乎只有治好了他,旭凤自己才能得到解脱。

旭凤甚至觉得自己有点疯魔了,可是他控制不了这一切。


4.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旭凤开始以一个朋友而非医生的身份与润玉出去吃饭、喝茶、看电影……

半年之后,旭凤提出解除二人的医患关系,因为他已经无法将润玉当做一个普通病人看待,

他已经爱上了润玉。

同一天,润玉拿着戒指请求旭凤做自己的恋人,他对旭凤说,旭凤才是他的药,如果能得到旭凤的陪伴,他情愿病上一辈子。

旭凤笑着答应了。

不过旭凤并没有答应润玉搬到他的家里去住,因为他不想让润玉知道自己每天被梦魇缠身的事情,他不想让自己温柔的情人担心。


5.

旭凤接了一个躁郁症患者的case。

一开始还算顺利,但是一周之后这个高大而暴躁的男人在治疗的过程中忽然大发脾气,差点把旭凤掐死。

随后病人便转到了一家精神病院,但是没几天就失踪了。

紧接着,旭凤开始接到无言的骚扰电话,信箱中的定的报刊被裁纸刀划得一塌糊涂,诊所相继接到匿名寄来的死老鼠以及其他难以描述的东西,接待处的小姑娘被吓得好多天不敢来上班。

旭凤报了警,可是情况完全没有改善,他甚至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

无奈之下,旭凤只好住进了润玉的家里。


6.

旭凤是一位正常的成年人,自然明白住到恋人家中意味着什么。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和润玉的身体居然会如此契合,那种甜蜜的折磨是那样陌生而又熟悉,在润玉温柔而强有力的攻势下,旭凤在恍惚间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欢愉。

和润玉之间的亲密关系像一把无形的刀子划开了旭凤身上的最后一道壁垒,他心甘情愿地献出自己最柔软的模样,配合甚至餍足地由着润玉带着自己攀上一次又一次的高峰。

这一夜,旭凤第一次在梦魇中见到了不停追逐自己的男人,却在惊醒的一瞬间又将那张脸忘了个一干二净。

然而那短暂的惊恐却深深扎进了旭凤的心里。

他困惑地擦干脸上不知何时留下的泪水,在润玉强势的怀抱中瞪着眼睛直到天亮。


7.

为了彻底避开恶意骚扰,顺便放松一下紧张的情绪,旭凤在润玉的劝说下向诊所请了长假, 陪润玉去老家的旧房子住一段日子。

旭凤本来就没什么朋友,也无需对谁有所交代,只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就跟着润玉来到了那个不知名的小镇。

这里淳朴而闭塞,完全陌生的环境令旭凤紧绷着的精神放松了不少。

几天之后,旭凤的手机被老房子里养着的大蓝猫一爪子扫进了路边的下水道。

旭凤也觉得无所谓,反正这里连网络都没有,每天就是和润玉随处逛逛,买买菜,做做饭,侍弄侍弄院子的花草。

直到有一天,旭凤发现润玉自己出门时将房子的大铁门从外面反锁了。


8.

旭凤愣愣地坐在窗前,猫咪就懒洋洋地趴在他的腿上,不时发出一边呼噜呼噜的声音一边舔着旭凤的手指,可爱又温暖,而旭凤却觉得自己的心中一片冰凉。

这里既没有电话也没有网络,周围的邻居一个也不认识,他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另一个完全不相干的时空之中,他只能看到润玉,也只有润玉能看到他。

这种感觉令人疯魔。

润玉回来之后,他有点歇斯底里问润玉这是怎么回事?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可是无论他怎样质问,甚至撕扯,润玉都一直温柔地向他解释,是他想多了,他只想让他在这里好好放松一下,出去锁门是因为这里是老城区,治安不好,怕有流氓进来骚扰。

润玉温柔地吻他,温柔地拥抱他,温柔的爱抚他,温柔地进入他。

温柔而不容拒绝地令旭凤平静下来。


9.

自那次争吵之后,润玉以旭凤情绪不稳定需要静养为由,再也没让旭凤踏出过房门一步。

旭凤开始经常性地头疼,梦魇中男人模糊的脸不时在他脑海里打转,可就是无法变得清晰起来。

旭凤发现自己只有在与润玉有亲密关系之后才能睡上一两个小时,于是他再无尽怀疑的同时又情不自禁地贪恋着润玉的柔情。

他本能地想离开这间令他感觉越来越压抑的房子,可是润玉说他现在的状态太过令人担心,等他好一点就送他走。

这一等就是一个月。

这天润玉又独自出门将旭凤锁在房间中,平时总是赖在旭凤身边的蓝猫今天也跑得不知所踪,在这死一般的静寂中,旭凤终于崩溃地抄起角落的椅子一遍又一遍地奋力砸在老旧的墙壁上。


10.

润玉回来时,旭凤并不在房间内。

在一片狼藉的房间中央,润玉一眼便看见了那张熟悉的照片,里面两位十五六岁的少年极为亲密的依偎在一起,仿佛这世间最重要的只有彼此。

润玉小心翼翼地捡起照片,放进自己的上衣口袋。然后走进厨房——地下室的入口意料之中地呈现在眼前。

润玉随即走了下去,经过长长的楼梯,一间灯光昏黄的小房间出现在视线之中。

房间中没有任何摆设,唯一有的只有四面墙上贴得满满的照片、剪报以及各种档案的复印本。

而这些资料的主人公只有一个,就是正呆呆坐在地中央的人,旭凤。

听见润玉的脚步声,旭凤缓缓地回过了头,通红的眼角和满脸的泪痕并没有破坏这张容颜的绮丽,反而更添了几分惹人怜爱的凄美。

看着旭凤脸上与儿时受委屈后一般无二的表情,润玉笑得温柔极了。

“你终于想起来了,我亲爱的弟弟。”


TBC

今天写了将近6000字,已经爆肝了,(下)不知道啥时候能出来,下周工作紧张,趁这周能写就多些点,小可爱们也给点意见鼓励一下呗,嘤嘤嘤。










评论(2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