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童话AU】天空的孩子(完结)

灵感源自‘海的女儿’。

没想到今天才有时间把这个写完,所以干脆把短小的(上)也合在一起了,免得大家看得不明所以,汗……

有印象的可以直接跳到6。

0.

爱是牢笼,困住了鸟儿的自由。

爱是利刃,斩断了鸟儿的翅膀。

 

1.

美丽浩瀚的天空之城中住着一位俊美的小王子,他拥有这世间最迷人的容颜,最美丽的翅膀,最动听的声线和最纯粹的心灵。

他就是天空最宠爱的孩子,旭凤。

他的臣民敬他爱他,他的疆土富饶和平,他的每一天过得充实而惬意。

但是他最近不开心了,

因为他陷入了这世界上最甜蜜也最痛苦的感情——爱情。

 

2.

旭凤去地面游玩时救下了一名被狠毒后母追杀的人间王子。

白衣白马的王子被追兵的利箭射穿了肩头,

一刹那的回眸间,王子眼中的决绝与孤寂深深刺痛了旭凤那颗柔软的心。

一片金光闪烁中旭凤带走了重伤昏迷的王子,将其安全送到了依旧效忠于王子的将军领地。

一路上,旭凤的眼泪不断滴在王子的伤口上,狰狞的伤口便神奇地愈合了。

回到天空之城后,旭凤才查到了人间王子的名字——润玉。

想着王子昏迷时躺在自己怀中时的温润感觉,旭凤觉得这个名字好听极了。

 

3.

旭凤欢天喜地地告诉叔父说,自己有了喜欢的人。

最疼爱旭凤的丹朱一直为了这件事操碎了心,如今听说心爱的侄儿终于开了窍,高兴得几乎手舞足蹈。

可是一听说对方是一位人间的王子,丹朱瞬间变了脸色。

丹朱苦口婆心地劝旭凤,说地面上的人类是无法在天空之城生活的,而且他们的生命非常短暂,如果旭凤和一名人类在一起,他将在之后忍受无穷无尽的孤独,因为天空之城的人一生只会有一位伴侣。

这没什么,旭凤认真想了半天之后对丹朱说,没有什么比得不到他更痛苦了。

 

4.

旭凤想既然人类不能在天空之城生活,那么我就去地面好了。

只不过他那双一直让他引以为傲的美丽翅膀如今却成了他的烦恼,因为旭凤发现人类这种生物最不能忍受的就是与自己不一样的事物。

旭凤开始查找各种典籍,寻觅可以令翅膀消失,变成普通人类的方式。

在漫长而枯燥的阅读之中,他终于找到了一线希望。

在土地和天空的交界之处,有一片危机四伏的迷雾森林,那里住着世界上最伟大也最冷酷邪恶的大巫师,据说只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就可以为你实现任何愿望。

 

5.

旭凤义无反顾地来到了来到了迷雾森林,饶是他法力高强,到达大巫师的城堡之前时,也已经伤痕累累。

大巫师坐在高高的宝座上,看着满身伤痕却依然眼眸明亮的旭凤,问他想要什么。

“去掉翅膀,变得与普通人类一样。”

“哦?你们天空之城的人所有法力不都是依赖那双翅膀吗,失去它们,你又如何统领你的臣民呢?”

“我的臣民臣服于我,并非因为我的法力高强。”

“好吧,那么你打算用什么来换呢?”

“只要我有的,任何东西。”

“你的嗓音呢?我早就听闻天空之城的小王子嗓音美妙无比,今日一听,果然如此。”

“……”

“不舍得了?”

“我只是在想,如果没有嗓音,我该如何向我的心上人表明心意呢?”

大巫师闻言不由得笑了,他走下宝座,来到旭凤面前,单手抬起旭凤下巴说道:

“傻孩子,你不知道自己的眼睛会说话吗?放心吧,被这么一双美丽的眼眸深情注视的话,无论多么铁石心肠的人都会被你的爱融化的。”

 

6.

旭凤再次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润玉。

面对心上人眼中尽是关怀地声声询问,旭凤忍受着双肩和喉咙如烈火炙烤般的灼痛,静静扯出一丝微笑,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喉咙,轻轻地摆了摆手。

“你竟然不会说话,可惜了。”润玉见状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但是至于什么可惜,他自己都说不清楚,只是看着眼前这位遍体鳞伤的俊美少年笑得一脸落寞的样子,心脏便一抽一抽地隐隐作痛,于是忍不住紧接着问道:“你愿意跟我回去吗?”

旭凤一边乖巧地点点头,一边在心里默念,‘我愿意随你去天涯海角,我的爱人。’

 

7.

润玉询问旭凤名字的时候,他正趴在窗前出神地看着外面聒噪鸣叫的乌鸦。

听见询问的旭凤歪着头淡淡一笑,拿起笔写下了“无名无姓”几个字。

润玉见了,也顺着旭凤的视线看了一眼窗外黑漆漆的乌鸦,不依不饶地问道:“不告诉我的话,我可要叫你‘鸦鸦’了!”

少年白皙得近乎透明的肌肤自然和乌鸦是万万搭不上边的,在润玉心中,旭凤更像一位误闯人世的精灵,可是看着少年那略显调皮的笑容,就忍不住起了逗弄他的心思。

本以为少年会羞恼地否认,哪想到被递到眼前的纸上却利落地只写了一个‘好’字。

‘能像乌鸦那样高声地肆意大叫也好啊。’旭凤眼角微红地在心中感叹。

 

8.

时光飞逝,一年的时光转眼即逝。

这一年来,润玉和旭凤几乎形影不离,无论吃饭、睡觉还是出门狩猎,他都想喜欢将这个精灵般的少年带在身边。

然而旭凤却逐渐发现,虽然润玉看自己的眼神温柔似水,却与看其他人的眼神并无任何差别。

润玉温柔、润玉体贴、润玉将自己视为稀世珍宝、掌中明珠,却独独不是爱人。

润玉的眼中从来没有热情。

于是,在旭凤来到润玉身边的第360天,他终于忍不住在纸上写下:“你有心上人吗?”

“自然没有”。润玉温柔而残忍地回答。

 

9.

润玉一直有一桩心事,只是他虽表面上看起来温润,实则性子孤傲异常,从不肯对任何人敞开心扉。

但是此时看着对面少年眼角赤红却拼命忍住不肯落泪的样子,便忍不住解释道:“继母很早以前就用自己的鲜血对我下了一个最恶毒的诅咒——我将一生孤寂,不知爱为何物。”

这简简单单的几句话便抽走了旭凤的全部力量。

原来自己倾尽所有也只能换来爱人的一副躯壳而已,他的心早就丢了。

可是这又能怪谁呢?

怪那个始终得不到丈夫的爱,而将一切仇恨加诸于继子身上的王后?

怪眼前这位占据了自己心灵却又无法回应的爱人?

还是怪自己一味地痴心妄想?

旭凤忽然转身紧紧抱住了润玉,一滴晶莹的眼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随即没入润玉肩头华丽的王服之中,如同旭凤倾注在润玉身上的深情一般,只留下一个浅浅的印记。

‘我不后悔。’旭凤在心中对着自己的爱人大喊,‘即便一无所有,孤寂一生,我也绝不后悔。’

润玉站在原地,愣了片刻,才缓缓拥住少年轻微颤抖的身体,忍住忽然涌上喉咙的腥甜,平静而温柔地说道:“如果我有心的话,爱上的人一定是你。”

 

10.

当润玉深陷敌阵、寡不敌众之时,想到的居然是‘如果自己死了,不知道还有谁能照顾那位美丽的哑巴少年一生一世。’

就在此时,敌军的包围圈忽然如同被一把无形的利刃切开一般,被强行打开了一个缺口,随后一名浑身浴血的重甲骑士宛若远古神话中的战神一般,所向披靡地直冲到润玉的面前,而那双隐在头盔后面的美丽凤目以及眼中凛凛杀气也掩盖不住的深情却是那般熟悉。

“鸦鸦!”润玉难以置信地叫了出来。

旭凤现在虽然法力尽失,本身武艺却在,润玉出征他怎能放心留在城堡,于是便扮成普通侍卫的样子跟在军中,终于在危急时刻,将润玉从包围中救了出来。

回到己方阵营,润玉为旭凤卸下一身战甲,才发现他的哑巴少年的贴身衣裤都已经被自己的鲜血浸透了,几道狰狞的伤口横在少年消瘦的身体上显得格外刺目,润玉颤抖地抬起手想去抚摸,却又生怕弄疼了少年,于是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中慢慢握成拳,最终无力的放了下去。

旭凤根本看不得润玉如此难过的样子,要安慰,却苦于身边却没有纸笔,情急之下干脆沾着自己身上未干透的血迹,在地上草草写下‘不疼’。

润玉眼睁睁地看着地上鲜红的字迹,一时间心疼难忍,只觉得嗓子一甜,呕出一口鲜血便昏了过去。

 

11.

医生看过之后,只说是疲劳过度再加上情绪波动太大,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旭凤看着吃过药已经睡熟的润玉,想起昨天叔父来说的那番话,十分不舍地抬起手轻轻地摩挲爱人的脸颊。

“傻孩子,你知不知道,如果得不到他的爱,你现在的身体在人间最多只能活三年!”

眼见旭凤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丹朱心中一痛,几乎立刻落下泪来,但是他实在不愿心爱的侄子看到自己为他伤心落泪的样子,只能深吸一口气逼回泪水继续说道:“大法师是没告诉你这一点,是因为他千算万算没料到润玉被他的继母下了‘永世不识情爱滋味’的诅咒,所以作为补偿,他告诉我可以让你复原的方法。”

“叔父为此付出了什么代价?”

“都说了他是为了补偿,哪有什么代价!”

可是旭凤哪里肯信,他仔细端详了一番自己的叔父,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把扯下丹朱头上的帽子。

果然不出所料,丹朱那一头引以为傲的漆黑长发已然变得雪白。

丹朱见瞒不过旭凤,只好笑着说道:“我倒觉得白发比黑发更适合我呢。”

旭凤看着被白发映衬得格外灿烂的笑脸,顿时心如刀割。

 

12.

“你有什么心愿吗?”润玉看着旭凤递过来的纸,不由得微微一愣。

“为什么忽然问起这个?”

“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而我的生日愿望就是知道你有什么愿望?”

润玉看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鸦鸦,你真是我见到过的最奇特的人了!”

心上人难得一见的爽朗笑容看得旭凤一阵恍惚,‘好想一辈子就这样看着他开怀大笑的样子。’

润玉看着旭凤痴痴望着自己的眼神,心中一动,一句“我想得到你”差点就脱口而出。

可是转念一想,既然自己永远都回应不了少年的心意,为什么还要给他虚假的希望呢。

于是渐渐敛了笑意,以平时那种温柔却清冷的声音说道:“作为国王,最想得到的自然是广阔的疆土。”

“好,那就让我成为为你开疆扩土的利刃吧。”旭凤垂下眼眸,在雪白的纸上写下了血一般的誓言。

 

13.

短短两年时间,润玉的疆土比原来扩大了五倍,而且周边没有被攻陷邻国也均在战场上吃过大亏,恐怕10年之内都无力再战。

人人都知道润玉麾下出了一位百胜将军,领兵过处,所向披靡,无不臣服。

甚至纷纷传说这位将军原是司战的天神,此番莅临人间就是为了帮助人间的帝王建立疆土庞大的帝国。

这位人人传颂的战神自然就是旭凤。

既然我不能陪伴你这一世,就送你这无边的疆土可好。

旭凤坐在自己的营帐中,摩挲着桌子上陈铺开来的疆域版图,眼神孤寂而决绝。

今夜子时就是三年之期。

旭凤从腰间抽出一把精美绝伦的匕首,想起叔父递给自己匕首时殷切的眼神和满头的银丝,不由得红了眼角,‘叔父,原谅旭凤终究还是要辜负你的一番心意了。’

 

14.

润玉今天一整天都心神不宁,坐立不安,仔细想来,今天一整天都没见到旭凤的身影。

直到晚餐时间,旭凤还是没有出现,润玉终于觉得不对劲了,于是连侍从也来不及喊,就急匆匆地感到旭凤的营帐。

然而步入营帐之后眼中所见的景象,却令他如遭重击般地呆立在当场。

营帐里空无一人,只有桌子正中摆着那只常见旭凤拿在手中把玩的匕首以及一缕青丝。

“他一定已经走了……他走了……不要我了……”润玉跌跌撞撞地抓起那一缕青丝,口中着魔般的喃喃自语着。

虽然旭凤并没有留下只言片语,但是润玉就是直觉般地明白了这一点。

“不……不行……我不能让他走……我要去找他……对……找他回来……”润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唯一的感受就是源自心脏的无止境的疼痛,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心可以这样的疼,疼得几乎令人疯狂。

 

15.

当润玉随着猎犬找到旭凤的时候,已经将近午夜了。

在追踪的路上,润玉浑身都被途中的荆棘划得满是伤痕,可是他仍旧像完全感觉不到一般,只是一味地跟着爱犬狂奔,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哪怕是一点点的耽搁都会永远无法再见到他的哑巴少年。

旭凤此时正安静地躺在一名头发雪白,面容却甚至为年轻的男子怀里,似乎正在睡得香甜。

然而走到近前,润玉才看清月色下少年惨白如雪的面容以及胸前触目惊心的大滩血迹。

润玉只觉得膝盖一软便跪倒在地上。

“你现在来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之所以跑了这么远就是不想你看到他现在样子。”

那抱着旭凤的怪异男子察觉到润玉的到来,却也并不抬头,只是哑着嗓子自顾自地低声说着。

“我就知道即使明知道只有用你的血才能换回他的翅膀,他的生命,他也绝对下不了手杀你,因为对这个傻孩子而言,你本就比他的命更加重要。”

“既然这是他想要的,我这个做叔父的自然要成全他,哪怕我这一世都不会再感觉到快乐……”

男子越说声音越低,到最后已经变成了低低的呜咽……

润玉其实并不能完全听懂他在说什么,可是有一点他是明白的——他的鸦鸦、他的精灵、他的哑巴少年再也不会醒来了。

润玉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一片血红,四肢百骸都叫嚣着剧烈的疼痛,鲜血,大量的鲜血不受控制地从自己的嘴里喷出来,染红了自己的衣襟和少年白雪的脸庞……

我要死了吗?润玉恍惚地想着,也好,鸦鸦,等等我,我马上就来找你了……

 

16.

润玉醒来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和以前不一样了,可是他又怎么想都想不起来是哪里不一样。

直到那皮肤雪白、凤目含情的少年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他才猛然间发现,他终于明白‘爱’是一种什么感觉了!

从前他也觉得他的鸦鸦无比可爱,可是那种感觉与他看到一朵美丽的花,一颗夺目的宝石又或是一道绝美的风景没什么两样,喜爱却并不动情。

可是现在,他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都在叫嚣着将那可爱的少年抱入怀中,这种感情是那样鲜活,那样真实,那样强烈,他第一次知道了原来‘爱’是如此美好。

——身上的诅咒解除了。

这太不可思议了,然而后面发生的事情更是没有一件他能弄明白的:他和他的鸦鸦居然都没死,他的鸦鸦居然会说话了,而且声音比他听过的最会唱歌的黄莺还要好听……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现在只想把自己全部的热情和爱恋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自己的小情人,尽情体会一下爱与被爱的快乐……

 

尾声

“你这个骗子,明明取润玉的一点心头血就可以令凤娃复原,却不说说清楚,还给我一把什么狗屁匕首,弄得好像非得将人弄死才行的样子,看戏很开心吗???”

“这场戏的确看得本法师身心愉悦,而且不这样怎能令润旭为旭凤吐血三次,从而解开他身上的诅咒呢!”

“……你该不会从一开始就这么打算的吧?”

“你说呢?”

 

0.

爱是天空,给了鸟儿翱翔的快意。

爱是大地,给了鸟儿休憩的安详。

 

(完)

既然是童话,逻辑bug神马的就不要追究了吧(好吧,这就是借口),风中凌乱ing……

评论(1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