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另一个故事(厉凡)

更新不定  私设如山

(2)青梅竹马

少年闻言脚下停了停,就在小凡又生起一丝希望的时候,却又迈开步子转眼消失于黑暗之中。

张小凡望着少年身影消失的方向骤然生出无限委屈,不知道自己何时惹怒了大哥哥,令他突然改变心思将自己丢下。小凡觉得自己就连刚才在树洞里不知能否获救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么沮丧、难过。

就在小凡苦苦思索自己究竟做错了何事的时候,忽然从远处飘来隐约的呼唤声:“小凡——!小凡,你在哪儿——!”随即举目望去,只见目光所及之处影影绰绰似乎有光亮晃动。

张小凡呆了呆才反应过来——这是爹娘和村里的叔伯前来寻找自己了。当下马上扶着大树站起来,一边一瘸一拐地向着光亮出挪步,一边扯着嘶哑的嗓子大喊:“爹——娘——!小凡在这!小凡在这——!”。

随后的事情小凡已经有点记不清楚了,大概就是爹娘找到自己,又哭又笑地抱着自己回家,之后勉强吃了点东西,就累得昏睡过去,直到第二天下午才醒。被询问受何人所救,小凡只能回答是一位沉默不语却本领不凡的大哥哥,问道名字住所却又全然说不出个所以然,再加上他脚上敷的草药并非凡品,而是某种仙家草药,因此大人们只当是青云派的某个年轻弟子救人不愿留名,青云派素有侠名在外,村民们便只对着青云山门的方向作揖道谢了事。

之后张小凡又被禁足了一个月,后来在他的苦苦哀求,千般保证之下才又得以四处玩耍。

然而张小凡不知道的是,当时丢下他离去的少年并未走远,只是远远地隐在暗处,看着他被家人接走后才真正地转身离去,消失在大山深处。

小凡再次见到少年已经是半年以后的秋天了。

其实在禁足的那段时日里,小凡早已想明白当天的事情,少年必然听力绝佳,早就听到远处寻找自己的呼喊声,因此才将自己放下离去,并非丢下自己不管。所以能出门后马上又凭着记忆回到那颗树洞的附近,然而久久都没有见到少年的踪影。

不过张小凡这小小少年倒有一种决不放弃的坚定心智,一天等不到就等十天,十天等不到就等二十天,竟然大半年天天不间断地等待、寻找他的大哥哥。

其实那少年并非什么青云门弟子。

少年原本是一个被遗弃在青云山的弃婴,他的爹娘是否抱着能被青云门收养的念想将他丢弃在此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机缘巧合之下,少年并未被青云收养,反倒被一只刚生产不久出门觅食的母灵猴发现,也许是母性发作,平时对人类有很大敌意的灵猴竟然对这个冰雪可爱的异类宝宝十分喜爱,将他带回自己居住的山洞与自己的小猴崽一起喂养长大。

虽然青云山上居住着不少青云派弟子,但是少年受到灵猴的影响,并不喜亲近人类,每日只与小灵猴四处攀爬戏耍,悠哉快活,远远发觉人类就马上躲开,因此一晃十年过去,青云上下都并不知道这少年的存在。

少年虽不喜接触人类,却天赋异禀,聪慧异常,知道自己虽是灵猴抚养,却身属异类,时而远远暗中观察人类,因此行为举止皆与常人一般无二,只是不会说话。

当日偶然救了张小凡后,不知为何对那个面团似的的小小人类却生出淡淡喜爱之意,但是虽然知道小凡住在山下的草庙村,出于对人类的排斥,少年并未下山寻找,仅不时流连于发现小凡的树洞周围,以期再次相遇。

果不其然,一个月后,那个面团似的小不点就出现了。看他四处张望的样子,少年直觉认为小家伙就是在寻找自己,于是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丝淡淡的欣喜之情。

待要现身相见,却被突然现身的母灵猴一把拦住。原来这月余时间,与少年朝夕相处的母灵猴和小灵猴均发现从来无牵无挂,不将人类放在眼里的少年忽然惦念起一个人类的少年来。

母灵猴虽没有人类那般缜密心思,但是也颇具灵性,直觉认为少年一旦接触人类定会远离自己,因此每日偷偷跟着少年生怕他被人类拐走。

少年与灵猴一向感情深厚,因此见母灵猴和小灵猴都一脸急躁地扯着自己往回走,纵然心有不舍,也还是同它们一起回到山洞。

就这样,在至此之后的200多天里,张小凡和少年就在彼此不知道的情况下,天天在树洞旁各自徘徊。

终于这一天,少年再也不忍见到小面团伤心失望离去的可怜模样,顾不得灵猴们的阻拦,现身相见,殊不知经此一面之后,少年那颗原本无欲无求的心里再也装不下除去小面团的任何一人。

张小凡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曲折原委,见到少年如同初遇之时般忽然现身,一时高兴得涨红了小脸,不知所措地呆立当场。直到少年对他招了招手,才缓过神来开心地一头扑进少年怀中,紧紧抱住少年口中不住地叫着:“大哥哥,大哥哥……”。

在张小凡的记忆之中,此后的几年光阴其实是他这辈子最开心的日子。

自打他弄清楚少年为灵猴所养,并不会说话之后,就每日将上午在夫子处学来的东西原原本本地讲与少年知晓,一来二去,不到一年光景,少年便真的学会了说话,还认得不少字,只是改不了沉默寡言的性子。

张小凡还为他的大哥哥和两只灵猴分别起了名字,由于他自己也才识字不久,腹中并无几分墨水,只好唤少年做“厉哥哥”,取自于厉害的厉,而两只灵猴是灰色皮毛,就干脆叫大灰、小灰了事。

谁又成想这儿时随意取下的名字竟然真的跟了少年一辈子。

张小凡每日上午到夫子处念书习字,吃过午饭便进山找他的厉哥哥和小灰四处游玩,整座青云山都成了两人一猴的无上乐园,悠哉悠哉,好不快活。唯一的烦恼就是,小灰一直不满小凡这个后冒出来的小面团分走了少年的关注,所以一有机会就想尽办法对小凡捉弄取笑,令小凡颇为无可奈何。

然而美好时光的结尾却来的那样决绝与残忍。

 

 

评论(1)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