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另一个故事(厉凡)

更新不定  私设如山


(4)鬼王宗主

过了很久之后张小凡才知道,当晚见到惊雷异象的不只他一个人,他的厉哥哥也同样被雷声惊醒。

厉很快就发现异象的地点应该在草庙村的方向,而且他也察觉出那种隐含黑气的红光恐怕是什么大凶之物,因此马上开始担心起他的小面团来,略定了定神就招呼一声同样被惊醒的小灰,在黑暗中朝着草庙村的方向疾奔而去。

下山之后,路过到离草庙村最近的那片林子时,厉忽然发现前面出现一个人影,有一瞬间厉还以为是他的小面团呢,可是再仔细一看,身形十分高大魁梧,应该是名成年男子。

在厉十五年的人生中,唯一认识的人就是张小凡,唯一能牵动心绪的人也就得一个张小凡,因此发现是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便毫不在意地加快速度飞奔而去。

而来人的心思却没这么单纯,离着还有十多步的时候,只听陌生人操着低沉而颇具威严的声音开口:“来人可是青云派弟子?”

要不是因为厉急于知道张小凡是否平安,按照他的性子,远远见到人影早就会避开了,但是就算没有避开,也万万没有老老实实回答问题的道理。眼见已经奔来人近前,身子一晃便待避开对方继续赶自己的路。

没料到也不见来人身形晃动半下,竟然已经也相应地移动了位置,又正好挡在厉的身前。

无奈之下,厉只好再次改变前进的角度,试图避过来人。

然而,对方似乎早已看透厉的心思一般,同时改变方向,衣袂浮动之间又刚好挡在厉的正前方。

这次厉可是真的有点吃惊了,要知道他从小生活在山林之中,打交道的全都是各种飞禽走兽,早已自然练就一身迅捷无比的身法,别说一般人,就连灵猴小灰都不是对手。可是现在却在面前这个高大的陌生人面前无法施展。

不过厉原本就性子极其寡淡,现在又心悬小凡是否无恙,因此就算心下十分惊讶,也并没怎么放在心上。既然走不过去,也只得暂时停住脚步,冷冷吐出两个字:“闪开。”

其实厉对面的陌生人现在心里比厉还要惊讶,他堂堂一代宗师的身份,对方则怎么看都只是个未及弱冠的娃娃,就算自己有伤在身,没能一步就封死对方的脚步,也真算得上这辈子头一次的新鲜事了。

而且,令他更始料不及的是,那娃娃在停下脚步之后非但没有回答问题,还用一种极为不耐烦的语气生硬地说出了“闪开”二字。简直混账透顶!

想到这里,来人脸色一沉,轻声喝到:“好一个无礼的娃娃,你可知本座是谁?”

厉除了张小凡以外,并未与任何人类打过交道,张小凡又是极单纯质朴的一个娃娃,因此他的想法也极其简单率直。所以现在听对方如此相询,不免有些好笑,这个人是不是脑子不大好使,刚才还问我是谁,现在又问他自己是谁。

“我并不想知道你是谁,你只要让开就好。”

“哈哈哈,好,已经有近百年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了,娃娃好胆量。”来人怒极反笑,说话间眼中寒光闪现。

就在这时,蓝光乍现,两个人身边凭空出现一位身着蓝色劲装的俊朗青年,对着高大男子拱手施礼,口中说到:“宗主请息怒,属下来迟,还望宗主赎罪。”

原来眼前这名身材高大的黑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数百年来的魔道第一人——鬼王宗的宗主万人往。后来的蓝衣青年则是魔教的四大圣使之首,青龙。

自从一百年前鬼王败于诛仙剑下之后,一直不曾踏足各修仙正派的势力范围,今次也是有件万分重要的大事才不得已亲自秘密来到青云山下。然而在事了等待青龙前来回合之际竟偶然遇到了眼前这个冷漠狂妄的少年。

鬼王知道青刚龙一现身时的那句“息怒”不是替他自己说的,而是替眼前这个娃娃说的,不由轻声一笑,青龙这家伙还是那么容易心软。随即摆摆手,免了青龙的礼后才以缓和下来的声音吩咐到:“去看看娃娃是什么底细。”

青龙闻言以手中戒指运起功法查看厉的全身经脉,于是厉瞬间看见自己被一到柔和的蓝光锁住,拼尽全力也无法动弹分毫。”

“回禀宗主,此子并未修习任何功法,乃是白纸一张。且其骨骼清奇,是为青龙平生仅见!”

鬼王闻言不由得心中一动,他刚才就惊异这娃娃身法反应皆属上乘,要不是其不懂人情世故,出言不逊,鬼王可能早以动了惜才之念,现在听青龙如此一说,便知晓此子天赋定在自己预料之上。

百年前正魔大战一场之后,鬼王其实伤得极重,虽经青龙冒死寻来东海灵药,也仅仅恢复往日八成功力,而且有生之年已经进境无望,所以一直希望寻得一个根骨清奇天赋异禀的少年继承自己的衣钵,可是悉心培养的毒公子和妙公子二人,虽然也算人才,但均距鬼王理想之天才弟子相距甚远,怎料到今天无心插柳,居然在此地找到如此天纵之才。

因此,也顾不得之前的言语得罪,表情瞬间缓和下来,料想这娃娃也不会对自己言听计从,而且自己有伤在身,实在不易敌境停留过久,故而也打算费功夫问询对方的意见,直接吩咐青龙带人回山。

青龙一直是鬼王的左膀右臂,自是早就猜到鬼王的心思,因此早在检查经脉的时候就顺手封了这孩子的全身大穴,现在看见鬼王的眼色,自是将人往身上一抗就打算御剑走人。

只不过令二人十分诧异的是,按理说眼前的孩子之前一直表现出一幅无力傲慢的样子,现在被强行劫持,一定会反应十分激烈。

哪里想到这娃娃自从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之后,居然就一脸淡然地不再挣扎,只是最后被抗到青龙身上,明白自己将被带到他处,才对着不远处试图跟上来的灵猴说到:“不许跟来,替我看着小面团。”

而那只一直在旁边叽叽喳喳不胜烦躁模样的灵猴,闻言竟然真的马上安静下来,还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饶是见多识广的两个人,也不禁暗暗称奇。

其实厉的心里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淡然,只是他一向面无表情惯了,无论心中如何焦急难受都不懂得表现在脸上。不过焦急归焦急,他因为想法单纯,所以最能面对现实,明白自己不可能敌得过眼前二人,便打定主意设法在半路上逃走,因此先吩咐灵猴看着他的小面团,料想凭自己的本事,过些时日定能回来。

可是,他万万没料到的是,这一别竟然就是十年。

而且从此刻开始,他和小面团就已经陷入了势不两立的境地。

———————————我是废话的分割线————————————

真不知道为什么,lof的客户端发文字就能看见,发图就一会看见一会看不见的,郁闷.jpg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