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不可思议游戏之诛仙传说(厉凡)

本来想写回到原来世界的线索,结果却发展到了奇怪的方向。。囧.jpg

(5)

“书书,我在这里!”张小凡大喊着醒来,猛地坐起身,不管不顾地翻身下地就要向外跑,

却在双脚落地的瞬间因为浑身无力,而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怎么刚醒就闹腾。”推门而入的鬼厉看着一脸懵懂地被摔得几乎要飙出眼泪的张小凡,语气中颇有几分无奈。

“我……”逆光中,张小凡根本看不清鬼厉的表情,只觉得他那身凌然冷漠的气势带来一种莫名的压力,想起昏迷前曾书书那熟悉而焦急的声音,再次开口时语气中已然带了一丝连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的不甘心:“你为什么要救我。”

鬼厉闻言,略感意外,随即心中生出一种无名之火,冷笑道:“想我鬼厉一生杀人无数,这头一遭救人倒惹了一身埋怨,看来老天爷注定不让我做个好人。”

虽然鬼厉的声线还是一如既往地轻描淡写,但是张小凡一听马上心头一凉,反应过来自己刚才那句话的确造次了,鬼厉是出于好意才救自己的,自己怎么能因为这个责怪他呢。

“对、对不起。”张小凡再也顾不得身上疼痛,赶紧扶着床沿站起身,一边向鬼厉鞠躬一边磕磕巴巴地道歉。

见鬼厉根本没有反应,张小凡更急了,语无伦次地解释道:“我刚才落水时见到我朋友了,你如果不救我,我想我也许……也许能回……回家呢。我知道你是好心,我不是埋怨你……我……”

鬼厉看着一直低着头急声解释的张小凡,忽然想起在灵水中看到他在温泉里偷偷哭泣和一边擦眼泪一边说“张小凡,不要怕!”的样子,一肚子的火气忽然就烟消云散了。

“算了。”鬼厉径自走到离床不愿的椅子处落座,啪地一声将一件物件不轻不重地放在桌子上。

张小凡抬起头,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鬼厉的面孔,想确认他是否真的已经不生气了。不过鬼厉那张表情不多的俊脸真的很难看出什么眉目。于是张小凡忍不住锲而不舍地左一眼,右一眼地瞄个不停。

“看什么看!”鬼厉有点哭笑不得开口叱道,“怕我杀了你不成!”

“我的确怕你杀我,不过……不过……我更怕你生我的气。”张小凡这句话说得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个字更是几乎细不可闻。

可是声音再小也逃不过鬼厉的耳朵。

鬼厉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张小凡的小脸渐渐泛起可疑的红晕,不动声色地思索,没想到自尊心到挺强,以自己血公子之名,畏惧者众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于是不自觉间对张小凡多了一种说不出怜爱,当下放缓声音说道:“放心,我既救你就不会伤你。这碗药对你有益,喝了吧。”

张小凡这才看到桌子上放着一碗还冒着热气的汤药,原来鬼厉是来为自己送药的,一想到自己刚才对鬼厉的种种冒犯,心下更是觉得过意不去,因此耳边“喝了吧”三个字话音刚落,便迫不及待地拿起碗,不管不顾地一口干了下去。

结果,烫到眼泪横流。

鬼厉不由面色一沉,这孩子莫不是傻,明明还冒着热气的汤药,居然吹也不吹地一饮而尽,不怕烫坏嗓子吗。

张小凡自知自己又做了蠢事,无奈舌头嗓子实在疼得很,只能伸着舌头,用手徒劳地使劲扇个不停,似乎这样做就可以减轻痛苦一样。

鬼厉看着张小凡小狗散热一般的模样,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到底要不要用这么蠢的一颗棋子了。

不过张小凡那副泪眼朦胧的凄惨模样又一次成功打动了鬼厉已经所剩无几的恻隐之心,心中默念口诀,伸出食指在张小凡的唇舌处轻轻一点。

张小凡只觉得一股清凉之气马上顺着口舌进入嗓子,火辣辣的痛楚似乎瞬间便消除了。

只不过现在就算鬼厉的法术不生效,张小凡也感觉不到疼痛了,因为就在刚一道淡淡白光闪过的同时,舌头上的轻微触觉已经席卷了张小凡的全部思维。

那绝对是鬼厉手指的触觉没有错!

其实,这种法术完全没有必要触碰肌肤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鬼厉在手指接近张小凡那条粉红色小舌头的瞬间,神使鬼差地产生了一种触碰的念头。

鬼厉行事向来随心所欲,这次自然也不例外。

食指轻轻按下之后,预料之中的柔软触感却意料之外地激起一丝酥麻有指尖蔓延开去。

鬼厉眼中的欲望一闪即逝。

再看张小凡已经如同遭到雷击般地呆立当场,而且连舌头都忘记缩回去,任凭嘴角银丝滑落都毫无知觉。

就在鬼厉暗自琢磨要不要用什么将张小凡的那张小嘴堵住的时候,那可怜的孩子终于回过神来,缩回舌头,诺诺不知所措。

鬼厉暗叹一句罢了,起身留下一句,“今天好好休息,有事明天再说。”便施施然地去了。

留下脸依旧红得想一只熟透的虾子的张小凡一边后知后觉地用袖子擦口水,一边恨不得直接挖个地洞钻进去才好。

我居然在他面前毫无形象地流口水了——张小凡在心中悲愤地哀叹。

 

TBC


评论(1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