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武侠AU】红尘客栈(4)


食用指南:

武侠AU,私设如山;

无大纲任性开坑,诸仙友谨慎食用。


4.

今天一天下来,接连救治了两位重伤之人,饶是润玉一向自恃精力过人,也不免觉得有些疲乏。可是看着旭凤异常苍白的脸色,又不放心将人独自留在房中,斟酌之下打发了彦佑去休息,自己则暂且躺在房间另一侧的小卧榻上闭目养神。

旭凤一开始睡得还算安慰,可是月上中天之后,情形就有点不妙了。

最初还只是微微有些颤抖,润玉觉察到之后,还以为是外伤导致的发热,可是探上少年的额头,触感却异常冰冷。

随后旭凤颤抖得越来越严重,体温也低得惊人,最后竟抱成一团,兀自挣扎起来。动作之激烈,几乎不曾从榻上跌落。

润玉急切想为其把脉,无奈昏迷中的旭凤将两手紧紧握拳抱在胸口,像一只处于防御姿态的小刺猬一样,令润玉完全无从下手。

眼看旭凤的额头肉眼可见冒出一层冷汗,身上包扎好的的伤口也开始渗血,口中还时不时令人揪心地念叨着:‘冷……好冷……好冷……’

情急之下,润玉只好也上到榻上,将旭凤扶起,从后面将其揽入怀中,这才有机会握住旭凤的脉门。然而,一番探视下来,却不是外伤或内伤的问题。

旭凤本身真气属火,这在最初为其诊治的时候润玉便知道了。可是不知为什么,现在旭凤的肺腑之间却多了令一种若有若无的真气,这种真气属性极寒,所以才令旭凤产生如坠冰窟的感觉。不过这种真气究竟是怎么来的,润玉却想不明白。

润玉浸淫医术多年,一般的疑难杂症都难不倒他,今天却有种一筹莫展的感觉。

他也不敢贸然用自己的真气为旭凤调理,因为他所修行的心法也属于阴寒一类,恐怕只会令旭凤的情况雪上加霜,彦佑的心法也与润玉是一个路子,同样派不不上用场。金针或许管用,但是旭凤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保证施针时不出差错。

就在润玉绞尽脑汁的时候,旭凤似乎冷得更厉害了,身上仅有的一层里衣已经完全被冷汗打湿。旭凤此时本就虚弱异常,润玉怕他受不住这湿冷的衣物,只好将其全部褪去,为其拭干身体,想了想,又褪去了自己的衣物,还是与刚才一样,从后面将旭凤完全搂入自己的怀中,再盖上被子,希望可以用自己的体温令少年好过一些。

说来也怪,原本抱成一团,对外界的接触表现出强烈抗拒的少年,在感觉到润玉体温的一瞬间,却放松了不少。接下来,甚至开始下意识地贪恋温度般地用自己的背部轻轻磨蹭润玉的胸膛。

润玉一开始将全部心思都放在少年的伤势上,为了不压到那些已经裂开的伤口,不断调整自己的姿势,并没有注意到少年的举动。

但是当他发现少年的状态真的有所好转,不再抖得那么厉害之后,一颗心终于暂时放松下来。这才感觉到少年那异常腻滑的背部肌肤不断轻轻擦过胸口的异样感觉。

润玉的身体瞬间僵硬了。

虽然说润玉今年已经二十五岁,足足长了少年七岁。但是一向眼界甚高,洁身自好。逢场作戏的风流阵仗虽然时常经历过,却并不曾真的与人欢好过。

现如今,虽说本着医者父母心的态度,心中并无一丝杂念。

但是毕竟与一名绝色少年相拥榻上,而且二人身上除了一层薄薄的亵裤,再无一缕着身。叫润玉怎能一点都不紧张。

更糟糕的是,越紧张感官似乎就越敏感,少年细腻消瘦的背部擦过他的胸口,少年的圆润小巧的臀部蹭过他的小腹,少年的白皙可爱的脚趾在他的脚背上不断摩挲,少年口中细细浅浅的呻吟,少年身上淡淡混杂了药香的汗香,无一不强烈地敲打着润玉的每一根神经。

种种感官的刺激令他反倒几乎颤抖起来。

润玉现在觉自己很矛盾。

他对这种感觉既觉得可怕,又觉得渴望。

他对怀中的少年既想极尽温柔地去呵护,又想极尽狂暴地去占有。

他的理智控制着身体维持着一动不动的姿态,他的本能却在叫嚣着尽情去宣泄。

润玉觉得自己似乎被放在欲望之火上反复炙烤,没有尽头。

享受而煎熬。

 

TBC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种一言难尽的走向。。。

还有今天二凤终于说了一句台词。。。

润玉的身体瞬间僵硬了——写这句时心里想的其实是‘瞬间 石更’ 了,但是没有驾照,没有驾照,没有驾照,还是算了。。。

大家慢用,因为进度真的快不起来,躺倒.JPG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