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武侠AU】红尘客栈(7)


食用指南:

武侠AU,私设如山;

无大纲任性开坑,诸仙友谨慎食用。


7.

润玉和旭凤快步走出来时,院子中一红一绿两道身影已经交上手了,秦潼则一脸焦急地站在一旁,也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去阻拦。

二人无奈之余只好先出声喝止住自家人再说。

“表妹不得无礼!”

“彦佑还不住手!”

话音刚落,那道红色的妙曼身影就瞬间改变方向,一个乳燕投林撞入了旭凤的怀抱。

“表哥!总算找到你了!”

旭凤下意识地扶住怀中少女的肩膀,就想向外推,但是低头处正迎上少女已经红了的眼眶,心头一软,这手上的力道便再也发不出去。

不过在润玉的角度看来,倒像是旭凤主动将那娇软的身躯揽入怀中一般。

刚一步入院中的时候,润玉就已经被少女那身与旭凤极为相似的艳丽红衣刺痛了眼睛,结果下一个瞬间就上演了这出久别重逢、喜极而泣的戏码。

好一对红衣似火的璧人!润玉的双手无意识地越握越紧,关节间都已经发白。

不过润玉这个人不动声色的功夫犹在其武功、医术之上,内心越是恼怒,面上就笑得愈加春风和煦。

只见润玉飘飘然踏上一步,在二人身边轻咳一声之后说道:“这位姑娘,旭凤贤弟重伤初愈,怕是经不起这般大力冲撞。”

穗禾听闻旭凤曾受过重伤,立刻放开手退开一步,一叠声地问道:“表哥,你受了重伤怎么不告诉我?都伤在哪里?有没有弄疼你?”

润玉看着少女白皙的手在旭凤身上四处游走,不由得又是一股闷气涌上胸口,于是再度笑吟吟地开口:“此处风大,不如入内再说吧。”言罢不着痕迹地将旭凤扯到自己身边,对少女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彦佑将润玉的动作看在眼里,若有所思地皱了皱眉。

 

入厅堂落座之后,旭凤先向穗禾介绍了润玉、彦佑兄弟二人,然后才问道:“表妹为何匆匆找到此地?”

穗禾闻言并没有马上回答,只是略带犹豫地看了润玉兄弟俩一眼。

旭凤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点头示意她但说无妨。

穗禾这才换上一副凝重的表情沉声说道:“我这次来找表哥并非胡闹,是奉了姨母和姨夫之命前来的。”说着从随身的锦囊中取出一封书信,交给旭凤后,接着说道:“姨夫的意思都在信中了,另外姨母还嘱咐我千万要提醒表哥,这次魔教之事疑点重重,且伤及无辜幼童,乃武林大忌,要表哥定然要查出确实证据再回去对峙,否则恐难善了。”

 旭凤看罢信件收入怀中,迎上润玉忧心的目光展颜一笑:“兄长勿要忧心,家父信中说魔教三大法王之一的卞城王的两位小公子日前遇袭,遭人以重手伤了头部,神志受损。当时护卫之人全部死于疑似凤凰刀的兵刃之下,因此卞城王怀疑是小弟不满他们几次三番的伏击,出手伤人。现在魔教已经会同了几个中立的大小门派驻扎在龙凤山庄附近,定要讨个说法才肯罢休。”

润玉皱着眉头问道:“那两位幼童是何时遇袭的?”

“十日之前,也就是六月十六日清晨。”

“岂不是你到我这里的第二天?”

旭凤点点头。

“那不就简单了,我和哥哥陪你去,给你作证不就好了。”彦佑一听抢着出了主意。

岂知旭凤却摇摇头轻声道:“不妥。”

“为什么?难道我们兄弟的话在江湖上还不够分量不成?”彦佑的语气中颇透着几分不以为然。

“你不要误会。”旭凤这次却一反常态地没和彦佑斗嘴,平静地解释道:“前一天,也就是六月十五那天,在场的魔教人士全都看见我将秦潼留在客栈,自己离开了。依照红尘客栈的规矩,每次只招待一位客人,所以我十六日的清晨不能在客栈之内,否则于客栈的声誉有损。”

 

旭凤这么一说,彦佑一下子明白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红尘客栈开张五年以来,从未为任何人改变过规矩,至少明面上如此。现在忽然在这个节骨眼上告诉大家他们为了龙凤山庄的凤二公子破了例,就算这次能帮旭凤洗脱嫌疑,日后红尘客栈的规矩在武林中也形同虚设了。更何况这么巧的事别说服不了那些本就对旭凤恨之入骨的魔教人士,就连那些中立的门派怕是也无法认同的。

 

不过这次的事未免太过巧合,别人不知道,他们兄弟二人是最清楚旭凤是无辜的,十六日的清晨,旭凤还在润玉的房间昏迷不醒,可是栽赃嫁祸的人怎么能把时间抓得这么准呢?

于是彦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润玉,希望在哥哥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正巧润玉也在同一时间看向彦佑,兄弟两个都在对方眼中看出了疑惑。

 

旭凤自是没有发现兄弟二人的交流,只当他们在担心自己,于是温声安抚道:“兄长放心,家父已于魔教达成协议,给我一个月时间去查证,小弟定可以查出线索自证清白。”

润玉闻言立即道:“我和彦佑也随你同去,你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万一这又是魔教的陷阱,也好有个照应。”

旭凤则推拒道:“已经受了兄长的救命大恩,怎能再令兄长为我犯险。小弟的伤势已经无碍,而且还有秦潼跟着,不会有事的。”

 

润玉在心中冷哼一声,‘没有秦潼倒好,上次你不就是为了就他连命都豁出去了。’

不过表面上自是半分都没有透露,只是做出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沉吟片刻才开口说道:“贤弟,不瞒你说,为兄这次救你是有私心的。因为家母有顽疾在身,为兄数年来辗转求来一剂药方,却独缺一味药引,这味药引就是龙凤山庄的后山独有的珍稀草药——凤翎草。为此为兄早就想拜访山庄求取草药以解家母病痛,只是一直未寻得良机。”

说到这里,润玉脸上泛起一抹略显尴尬的红晕,接着垂下眼眸,带着几分不敢面对旭凤的模样低声继续道:“其实以贤弟的本事,这次为兄不出手也不会有性命之忧,没想到为兄一时私心,倒害得贤弟现在被人冤枉也无从辩驳,如果贤弟不让为兄跟去略尽绵力,他日为兄还有何面目再与你相见。”

 

润玉将话说到这里,旭凤自然全都明白了。之前对于润玉之所以破例救了自己这件事,旭凤就一直心存疑惑,现在想来自然是为了借这个人情换取草药救治母亲。只不过润玉心气高,面皮薄,一直说不出来这种听起来施恩图报的话吧。

现在自己逼得他将这番话说出来,恐怕兄长的心里也是很是难过。想到这里,旭凤倒觉得是自己顾虑不周,令得润玉难堪。

于是笑着接口:“兄长这么说真是折煞小弟了。兄长此举是出于孝心和救治伤病的善心,何错之有!之前是小弟矫情了,这次还望兄长能助小弟渡此难关。”同时在心里默默盘算着,‘只要自己处处小心,不令兄长遇险,事情解决之后自然可是顺理成章地将凤翎草交给兄长’。

 

然后几人商定今日天色已晚,明早再启程,先去事发地点查探一番,其他的到时候再随机应变。

对于旭凤的决定,穗禾和秦潼自然是没有异议的。唯一令穗禾不满就是,那位绿衣青年的眼睛就跟粘在自己身上似的,烦都烦死人了。

 

TBC

卞城王的儿子因为剧情需要,该为十岁左右的幼童。

逻辑什么的就忽略吧,我已经尽力了。。。

这么墨迹的情节居然也有人在追,难为小可爱们了。。。汗。。。

我也不知道会写多长,只知道自己刚开了一个头,昨天睡觉前想到之后少数几个比较虐的情节,居然差点哭出来,感觉自己感动完了似乎失去了写出来的动力。。躺平望天。。。

评论(1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