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另一个故事(厉凡)

(番外)半夜的秘密

这一章写完才发现,对剧情推进完全没有帮助,干脆当成番外好了,就是这么随性。

别误会,没驾照,不开车。

 

“小凡”,田灵儿娇嫩清秀的脸上此刻写满了好奇,“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特别开心的事?”

“啊?”正在专心做饭的小凡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就是你最近每天都笑得很开心的样子,”田灵儿看这一脸呆像的张小凡,不禁很有些无语。

“有吗?”张小凡现在的全部心思全在看火候上,随口没所谓地回答。

“怎么没有?”小凡完全心不在焉的态度令田灵儿有些抓狂,“你现在每天笑得好像会发光一样!就连昨天爹又发脾气,让你干脆当厨师算了,你都没表现出半点沮丧!”

“师傅他也是恨铁不成钢嘛,我能理解。”终于发现师姐态度已经开始暴躁的张小凡抬起头,一本正经地柔声答道。

看着小凡这种完全不打算正面回答问题的态度,和脸上那种乖巧可爱笑容,田灵儿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收起自己的毛躁劲头。她心里清楚得很,这个看起来最乖巧无害的小师弟其实骨子里倔强得很,只要是他打定主意不愿意说出来的事,就算天王老子也撬不开他的嘴。而且比起之前那种即使每天面带笑容,眼底深处却已经藏着淡淡哀伤的样子,不得不说张小凡最近这种变化是大竹峰中所有人都愿意见到的。

也许真的只是小凡已经长大了,很多事都已经相通了吧,田灵儿只好自己给自己答案。

“对了,”田灵儿闻着饭香,看着快要出锅的菜,忽然想到另外一件事,“小凡,你最近的菜怎么做得那么多呢?”

张小凡闻言身体一僵,“我……那个……”却支支吾吾地地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因为他一向不会说谎,所以一时间根本想不到任何借口。

“啊!我知道了!”田灵儿看着小凡一幅被抓到把柄的样子,洋洋得意地接着说道。

“什么?师姐你知道了?!”结果张小凡一听差点没蹦起多高,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

田灵儿没想到张小凡的反应这么大,反而被他吓了一跳,再看看明明高出自己一头的小师弟紧张得脸都发白的样子,也顾不得再卖关子吓唬他,赶紧接着说:“不就是你晚上饿,多做点给自己当夜宵吗!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我……自己的夜宵?”

“昨晚我溜去后山看萤火虫,回来时正好看见你大半夜拎着食盒回房间。”

“哦……嗯……”张小凡听田灵儿这么说,才把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放回了肚子。

“不过……”田灵儿看着张小凡脸色一会白一会儿红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忍不住又想逗弄人。

“不过什么?”果然,张小凡一听还有下文,立刻又紧张起来。

“下次吃的时候不要忘记我嘛!”

“好的,师姐!”张小凡一边悄悄在围裙上擦手心中的冷汗,一边郑重其事地回答。

——————————————我是半夜幽会的分割线—————————

“小凡!”厉看着收在门边上,一脸警觉的小面团不禁有些头痛。“你不要那么紧张好吗?这大半夜的,大家早就睡了。”

“厉哥哥,你不知道!”张小凡一边凝神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刻意压低了声音回答,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和厉说话时音量上的差距。“昨天师姐溜出去玩,半夜回来时刚好看到我拎着食盒回房间,还问我为什么最近饭菜做得比较多。”

厉有些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你既然那么怕师门中人发现我来,就不要每天留饭叫我过来吃了。”

“那怎么行?!”张小凡一听厉说不来吃饭,也顾不得再压低声音了,有些急吼吼地回答,“你帮我融合两种功法那么辛苦,之前又不告诉我你不会做饭,在山里吃了半个多月的野果子,人都瘦了一大圈!”

“我的内功好,少吃个一顿半顿的不算什么。”厉看着小面团眼睛里满满的痛惜神色,声音不由得愈加柔和了。

“我说不行,就不行。”平时一向对他的厉哥哥言听计从的张小凡此时难得态度十分坚决,“你要是不来吃饭,我也不要把什么功法融合到一起去了。”

“好吧。”厉好脾气地翘起了嘴角。他其实很享受小面团对自己的悉心照顾,只不过自从他告诉小凡自己现在是青云门的大对头鬼王宗的人之后,每次自己来的时候,小凡就会紧张得不得了,生怕被青云门的人发现自己的到来,会为难自己。

只不过他还没有告诉张小凡自己的鬼王宗的身份,倒不是刻意隐瞒,只是张小凡虽然平时最是不问世事的一个人,却也深知青云门对鬼王宗的防范和忌惮又多么深刻,厉的行踪一旦暴露后果简直不堪设想,所以当时就紧张得小脸惨白,马上打断了厉后面的话,一味地叮嘱厉一定要小心,甚至提出让厉先离开青云再说。

不要说厉原本这次回来找到张小凡就打着永远不会再远离他身边的主意,更何况现在小凡体内两种功法的事情也十分麻烦,练功时稍有不慎,轻则功力尽失,重则经脉寸断。所以厉是绝对不会离开青云半步的,但是为了让小面团不至于过于担心,就约定好每天白天只呆在小灰的山洞中,轻易不出来走动,以免遇到青云弟子,引起什么事端,晚上则趁大家都睡着之后偷偷来到小凡的房间,一起参详功法的事。

不过即便如此,每次厉来的时候,张小凡还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生怕师傅或那位师兄发现时什么异常,每每搞得厉颇有些哭笑不得的同时,偏偏有再心底生出丝丝甜蜜,所以在这件事上也只好随他去了。

而张小凡见厉哥哥答应了吃饭的事,才终于放心的回到门边,一边摆手示意对方多吃点,一边继续竖起耳朵自顾自地当他的哨兵去了。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