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

沉浸在各种冷cp中不可自拔

双杀(厉凡)

杀手梗  现代AU  设定BUG甚多求忽视

突然冒出的脑洞,不会太长,争取不坑。


(1)

鬼厉本来就不喜欢下雨,因为在那些无家可归的日子里,不论冬夏,下雨天都特别难熬。

尤其对于此时此刻身上有枪伤的他来说,伴随着雨水而来的很可能是伤口发炎。

但是没有办法,虽然目标人物被当场被击毙,他在撤离时还是被发现了,不仅肩头被子弹贯穿,还要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在外面足足逛了两天才甩掉满城的警察和追杀者。

值得庆幸的是,他终于在体力完全透支之前回到了自己隐匿在陋巷之中的藏身之地。

看来这次又死不了了,鬼厉的勾起半边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

 

刚要开门,鬼厉忽然觉察到人后有人靠近,出于本能,他几乎在瞬间就完成了拔枪转身的动作,然而却在看清枪口对面的的面容时愣住了。

“怎么是你?”

面对冰冷枪口的是一个身着白T和牛仔裤的青年,也不知道在雨中浇了多长时间,消瘦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抖,清秀的面孔上被冻得发青的脸色和因为鬼厉的出现而表现出来的狂喜形成一种诡异的美——坚韧又脆弱。

“我……我……很担心……担心你。”也不知是由于激动还是寒冷,一句简单的回答被青年说得支离破碎。

“……”鬼厉一向淡漠无情的眸子中划过一丝复杂的情绪,不过最终也没在说什么,只是收起枪自顾自地开门进去了。

青年站在门外,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咬了咬自己此时苍白异常却依旧形状美好嘴唇,跟在鬼厉身后进了门。

 

房间里的陈设简陋得很,除一张床和一套破旧的沙发就再无其他了。

青年跟着进来后就有点手足无措地站在沙发前,看着鬼厉一声不响地从床底下翻出药箱,然后坐在床上,脱下外套,里面的长T袖子已经完全被血浸透了。

鬼厉受伤的手臂抬不起来,只好用牙咬住T恤的领子,另一只手用力将衣服撕开。

安静的房间中,“撕拉——”的声音显得尤其突兀,以至于吓得对面呆呆站立的青年打了一个机灵。他看着鬼厉上药时青筋暴起的额头,轻轻向前迈了一步,似乎想去帮忙,但是在鬼厉始终冷漠的眼神中,终于没有再做出任何动作。

 

动作利落地为自己包扎完毕后,鬼厉摸出一颗烟叼在嘴里,烟已经被雨打湿了,点了好几次火都没点着,于是烦躁地将打火机丢在地板上。

然后才抬头看了一眼对面仍裹着着湿衣服瑟瑟发抖的青年,冷声开口,“不是告诉你不要再来找我吗?”

 


评论(9)

热度(16)